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 首页 > 农女天降:首富娘子不好惹

农女天降:首富娘子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农女天降:首富娘子不好惹)全文免费看

来源:WXB|小说:农女天降:首富娘子不好惹|时间:2021-02-23 08:58:19|作者:鹿鱼

精选热书《农女天降:首富娘子不好惹》由知名作者鹿鱼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赵晓晓林虎子,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婆婆和婶婶最怕的就是凶神恶煞的林虎子,俩人猫在围墙外面。看着林虎子推车离开,两人又谨慎的等了一会儿,才恢复气势,插着腰,大摇大摆的刚要喊门,没想到门从里面开了,一盆脏水劈头盖脸的浇了上来。“哎呀!”婆婆和婶婶赶

农女天降:首富娘子不好惹赵晓晓林虎子

第六章 泼你一盆水

婆婆和婶婶最怕的就是凶神恶煞的林虎子,俩人猫在围墙外面。

看着林虎子推车离开,两人又谨慎的等了一会儿,才恢复气势,插着腰,大摇大摆的刚要喊门,没想到门从里面开了,一盆脏水劈头盖脸的浇了上来。

“哎呀!”

婆婆和婶婶赶忙尖叫着跳开,婆婆更是想起了前两天被摔在泥地里的羞耻,一手抹着脸上的脏水,一手指着眼前的人疯了般的叫着:“你们这群脏东西!都瞎了眼吧!”

原来,林虎子去找村长换车,赵晓晓正带着家里的其他人清洗买来的锅碗瓢盆。

来倒脏水的林山山被婆婆吓得浑身一机灵,大木盆“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听见院里的动静,赵晓晓赶紧出来一看,又是那个恶婆婆来欺负自己儿子了,真当她没脾气是吧?

她从地上抄起铁锅,一锅刷锅水照着婆婆和婶婶又泼了过去,然后才故作惊讶状,掩着嘴说道:“天哪,婆婆,这大中午的,是家里没水了,特意走这么远到我这洗澡吗?”

婶婶低头看着自己的绣花裙正在“滴答滴答”的流着脏水,整个人都呆住了。

还是婆婆反映迅速,跳着脚骂道:“好你个臭丫头!谁给你的胆子?前两天在在外人面前柔柔弱弱的抹眼泪,你家男人知道你这么彪悍无理吗?”

赵晓晓也不理她,拿了二妞递过来的水又要泼,忽然身后的妞妞惊呼:“爹爹和村长回来了!”

但是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当着林虎子和村长的面又从上到下的淋了下去。

村长瞠目结舌,婆婆自感觉站足了理,正要发作,却被赵晓晓抢了先。

又是一样的招数,一样的效果。

赵晓晓抱着大木盆一副正当防卫的样子,豆大的泪珠说着就从眼眶中滑落:“我二姐已经和您断绝的关系,早上好不容易给孩子买点肉,您现在又要来抢,真是不给我们活路了!”

婶婶气的直打哆嗦,话都说不顺了,指着赵晓晓的鼻子说道:“你你你——”

赵晓晓接了她的话茬:“我今天泼您一盆水,是看在您是长辈的面子上,如果您下次再欺负我们家,我可就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了?”

婆婆差点让赵晓晓气的背过气去,也不顾上什么身份风度的,举起拐杖就要冲上去:“你不知道好东西要孝敬老人的吗?你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没爹没娘没教养的东西!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规矩!”

俩人距离太近,赵晓晓觉得自己一定是躲不过这一下了,只能双手挡在面前,刚要闭眼,余光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面前,粗壮的手臂一台,拐杖竟然拦腰折断。

婆婆简直惊掉了下巴,抬眼对上林虎子满是杀气的双沿,只感觉双腿一软,要不是有SZ扶着险些直直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解释着:“是,是她恶人先告状,她,她泼了我们一身脏水我才要,才要教训她一下的。”

“你骗人!”

林山山甩开拉着自己的姐姐,跑到赵晓晓和林虎子身边,“是你要欺负我和娘亲,还要抢我们家吃的!”

赵晓晓不禁在心中给山山竖了个大拇指,不愧是我儿子,有天赋!

眼看双方僵持不下,村长怕林虎子生气,又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连忙当和事老的角色:“要我说啊,这关系都断了,不管是小妞还是二妞都和你们家没什么关系了,你们两位以后也少来往。”

婶婶还想说什么,林虎子在一旁插了话,气存丹田,声若洪钟:“我林虎子今天就把话放在这,谁要是再敢来欺负我家人,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

“好了好了,”村长拍了拍林虎子的肩膀,示意他息怒,“你们两个还不快走?这要是真打起来,我可拦不住。”

婆婆和嫂嫂吓得浑身一哆嗦,眼看这次讨不到什么便宜,“哼”了一声,灰溜溜的走了。

赵晓晓感激的看向村长:“村长,谢谢您今天又帮我们说话。”

村长叹了口气:“总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事,林壮士还得上山打猎,你们母子几个住得这么远,要是受了欺负都没人知道,刚才林壮士和我说买农田的事,正好村口挨着农田还有块荒地,要不你们搬那儿住吧,乡里乡亲的也能有个照应。”

当年林虎子刚到村里的时候,满脸写着“我不好惹”,也不和村里人交往,自己在半山腰搭了这个茅草屋。

村里人也不敢主动打扰他,所以分地的时候自然也没有他的。

直到一次冬天,大雪漫天,山里的狗熊找不到吃的竟然来村里祸害牲口,还伤了人,林虎子正好赶上,几拳就打死了狗熊,这才和村里人有了交集,偶尔卖些山货也算熟络起来。

赵晓晓觉得这事得和林虎子商量,却见林虎子从屋内取出一个布袋交给村长:“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

赵晓晓听得心头一惊,家里破成这样,他林虎子能一下拿出十两银子买地?这要放到现代就是私藏小金库呀?

村长点了点头:“银子我先收下了,有空来村里签个地契,要是搬家可以找村里的大伙帮忙,以后都是邻居了,也别客气。”

林虎子说了声“好”就转头回屋了,还是赵晓晓懂得人情世故,谢了半天才送走了村长,回到屋里拍了拍蹲在墙角的林虎子:“夫君,这事办的漂亮。”

谁知林虎子却没理她,见她也在身旁蹲下,才挪开了家里的大樟木箱,又扒开下面垫着的石头,露出了一个脏的不成样子的布包,布包里面全都是白花花的碎银子。

赵晓晓看的目瞪口呆,这小金库也未免太富裕了点吧。

林虎子解释道:“我虽是打猎,但偶尔是去替人走镖,散工挣得不多,以后这钱归你了。”

这句话说的倒是有些霸道总裁的味道,可赵晓晓满脑子都是电视里那些走镖的人血溅当场的样子,不由得浑身一颤:“夫君,走镖危险吗?”

林虎子歪头想了想:“比打猎危险点。”

赵晓晓从布包里抓了一把,别的原封不动的放回石头下:“以后不去了,行吗?”

林虎子看着她担心的目光似乎楞了一下,点了点头:“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