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 首页 > 大人,寨主嫁到!

大人,寨主嫁到!小说免费阅读-大人,寨主嫁到!全文免费看

来源:xyx|小说:大人,寨主嫁到!|时间:2021-01-13 11:18:50|作者:桥边红药

《大人,寨主嫁到!》是由作者桥边红药最近写的耽美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文章布局大气,强推。爱似骄阳情似火小说试读:“你不信我,多说无益。”方寒摆了下衣角,随即拱手道。“既如此,那从此便分道扬镳吧。”说完,他踮脚点地飞身而去。看着那一抹白色的身影飞远,展封心中一时间不知是何滋味。他原本只是想质问一

大人,寨主嫁到!青儿展封

第9章 尹家夫人

“你不信我,多说无益。

”方寒摆了下衣角,随即拱手道。

“既如此,那从此便分道扬镳吧。”

说完,他踮脚点地飞身而去。

看着那一抹白色的身影飞远,展封心中一时间不知是何滋味。

他原本只是想质问一句,若是方寒解释一句,他的态度也不会再这般强硬。

却没想到,这厮如此有骨气。

展封鼓起嘴巴,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唉,这嘴啊。

他伸手打了一下自己,有些懊恼的回了大理寺。

推门进屋,章书吏正在院子里练五禽戏。

那招式一拳一腿的,都放慢了很多倍,就如同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

“哎哟,展大人回来了。

”章书吏笑着迎上来,“大人可有吃饭?今儿九儿做了烤鱼。”

展封看着章书吏的笑脸,那咧的大大的嘴角旁长了一颗红色的痘痘。

“你上火了。”

“对。

”章书吏不好意思的捂住自己嘴角,“这几天上火的厉害,让小九给我拿牛黄去了。

清热解毒。”

“牛黄可以解毒。

”展封喃喃自语,不知道是疑问还是陈述。

章书吏乖巧的点头,“据说长期吃牛黄的人,就算中毒了,身体上也不会有毒的。

不过,谁也不会没事吃那玩意。

苦的要死。”

说完,章书吏又继续练起五禽戏来。

看着他那笨拙的小身板,展封扬唇笑了笑。

夜幕渐渐来了,这个案子面前的重重迷雾,也不知何时能够揭开。

次日,严清果真派人来找刘大人。

说是要开棺验尸,官大一级压死人,刘大人哪敢不从啊。

尸体本来今日入土,却因为要开棺验尸硬生生的停在了院中。

展封带上手套,燃起一堆火盆,将高浓度的酒倒在手上,在火上滋的一烤,顿时升起滚滚白烟。

随即他站到棺材面前,伸手用力将棺木猛地推开。

“章书吏,给我一根银针。

”展封看着那身体,保存的还算完整。

只有局部地方开始渐渐的腐烂,而仵作所说的紫色指甲以及身子上的斑点,却未曾见到。

展封将银针扎进尸体的身体,再拔出来看时,银针并没有变黑。

仵作在撒谎,这具身子根本无毒,所以那群乌鸦们吃了肉也没有死掉。

这果然只是栽赃陷害, 展封环顾一圈,见众人并无异样,方才低头继续检查尸体。

如果不是毒,那么她的死因便只有割头而亡。

展封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伤口,普通的长剑所为。

他摸了摸尸体的双手,竟然发现两只手上都有薄茧。

他心下疑惑,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所做的最多也不过是画画绣花,怎么会有这些薄茧呢。

他心底存疑,却暂时按下不提。

却说另一边生气的方寒,他气的一夜未曾睡觉。

一大早上便听闻展封去了刘府验尸。

他站在门口响了良久,气的一拳一拳的捶门。

“公子啊,你若是想去便去。

咱们家的这个门,贵着呢。

”青儿嗔怪的埋怨一句,方寒的手捶向哪里他便上去摸一下。

这个缠金丝的木门可是花了大价钱买的,捶坏了可怎么好呢。

方寒转身瞪了青儿一眼。

“没出息,不过是一扇门。

难道本公子还买不起一扇门不成?”

“买得起买得起。

”青儿连忙点头,小心翼翼的凑上前对方寒道。

“公子啊,你若是真的委屈,不如奴才去找展捕头说个清楚。

告诉他你并没有想过出卖他,这样他就不会生你气了呀。”

方寒冷笑一声,伸手摆了一下自己的发带。

“本公子又没有做错事,为何要去解释。

我等他来给我道歉。”

“那你估计要等一辈子了。

”青儿小声嘟囔一句,干脆蹲在门口。

“公子不是我说你,是你在乎人家,人家又不一定在乎你。

他一个神捕,身后多少姑娘追着呢。

咱们本来就不占便宜,这若是丢了,等人家娶了XF,到时候看你怎么哭去。”

青儿唠唠叨叨的说着,搞得方寒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他踹了青儿一脚,这小家伙像个车轮子一般圆溜溜的滚下了门槛。

“滚!他不可能娶XF,他是老子的。”

青儿还没起身,就看见眼前刷的一下,公子的无影神功又开始了。

却说相国府,一众门生刚起床在读书。

方寒一道白影子飘进来,惊得众人掉了手里的书。

“方公子,你好久没来。”

“有劳大家挂念,这几日都有事。

这次过来也是想请各位帮个小忙。

”方寒笑眯眯的点头,随即从腰间取出一袋银子来。

分散给周围人,“你们可还记得尹之平?”

那群门生乐的捡银子,听说方寒问这话,连忙七嘴八舌道。

“听闻他傍上了一个贵胄,从此之后不再跟我们一起抢官儿做了。”

“胡说,若真是贵胄为何还非要他去京郊教书呢。”

“这你就不懂了,人家的千金小姐就好这口穷酸味道。

人家如今抱着美娇娘,有一个大庄子,在京郊西边一个私塾里头教教孩子,舒服的很。

哪里像我们,累死累活还抢不到一个官儿。”

说着说着,竟开始埋怨起来。

方寒拍了拍手,朗声道。

“你们确定他是去了京郊西边的私塾?”

“自然确定,我们还是听他自己说的呢。

”几个门生连忙点头,手里攥紧方寒刚刚给的银子。

话音刚落,只看见眼前一道白影刷的过去,眼前的方寒又失踪了。

啧啧啧,好功夫。

帝京周围,一共四个郊外。

分别是东南西北,各处景色不同。

若说舒适,当数这西郊。

此处依山傍水,田野绵延。

方寒骑马出了城门,径直朝着田园小径寻去。

西郊的庄子大大小小能有二十多个,不过还算幸运的是此处的私塾只有一处。

那私塾坐落在一个小湖旁,风景秀丽,景致怡人。

那湖旁有几条消息蜿蜒而下,将个私塾围在中央。

小溪里都有大块的石子,每一块间隔的距离并不算远,就算是小孩子也能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方寒将马儿系在树上,随即走进私塾。

朗朗童声传出来,只听见他们唱的是,“人之初,性本善……”

从窗户口看进去,一个个垂髫小儿皆是摇头晃脑,背的很是入神。

那站在前头教书的果真是尹之平,他的衣着富贵的很,看来果真是傍上了贵胄。

“吁!”

身后传来一身马鸣,方寒转头。

见一人从黑马上下来,从对面小溪走过来了。

他点地飞到屋檐之上,隐藏住自己。

没过多久,尹之平便走了出来。

二人似乎是认识,站在小溪旁说了一阵子话。

方寒飞到那黑马旁,将其马蹄子翘起来。

上面订着马掌,马掌上刻着一个刘字。

猜的没错,尹之平果真同刘家有关系!!方寒复又想起那把伞来,上面的牡丹花同刘家娘子闺房中的花样一模一样。

尹之平突然离开帝京,同这刘家娘子的死定然会有关系。

在他细想之时,私塾正好放学。

尹之平进屋收拾了一干物件书籍,匆匆的往东边去了。

私塾东边果真坐落着一户庄子,是个三进三出的小庄子。

方寒蹲在庄子的墙上,却发现这里十分的空荡,除了中间那一户有人住的痕迹外,其余地方都蒙着灰,甚至还结着蜘蛛网。

正观察着,一只大蜘蛛便爬上了方寒的腿。

方寒伸手扯下那小玩意,嗖的一下丢了出去。

他跟着尹之平进去,一两个丫鬟在那个院子里面扫地,见尹之平回来,便小声道。

“老爷回来了,夫人在里面呢。”

尹之平笑着颔首,推开门进屋。

他将怀中抱着的东西放于桌上,见自家夫人正坐在炕上绣花,便温柔的说道。

“这些放着给丫鬟们做就行了,何苦自己来。”

他夫人微笑着抬起头,将手里绣着的帕子放下。

“老爷今日回来的早。”

“今日孩子们说,家里种东西,要提前回去干活。

我便早早的放他们回去了。

”尹之平笑着颔首,握住夫人的手。

“瞧瞧你,手都红了。”

二人自是一阵耳鬓厮磨,方寒蹲在墙角一共捏死了十二只蜘蛛,不耐烦的跺了下脚。

见屋内的两个人半天没动静,遂翻身下去。

伸手敲起大门来。

扫地的丫鬟听见动静,疾步走上前来,见面前站着如此俊俏一男子,脸一下子便涨红了。

“GG,公子有何事。”

“我不是太监,别喊我GG。

”方寒挑了挑眉,朗声道。

“我是你家老爷的同窗好友,今日过来找他叙旧。

劳烦姑娘通传一声。”

“不必了,公子直接进去吧。

”那丫鬟却十分热情的敞开了大门,像方寒这般相貌英俊之人,怎么可能会是坏人呢。

“谢过姑娘了。

”方寒真后悔今日未曾带把折扇,不能在这姑娘面前耍帅。

他抬腿走进去,院内另一个丫鬟早就将这事告诉了尹之平。

尹之平连忙出门迎接,“方公子,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方寒听着这话有些不对,他瞥了瞥尹之平。

“上次跟你喝酒没有喝畅快,所以这次再来找你。

你瞧,我今日带了好酒。”

说罢,方寒将手上的酒递给尹之平。

“这是上好的竹叶青,今日不醉不归如何?”

“这,我下午还要去教书。

”尹之平有些为难的说道,站在门口。

“若是不喝酒,那也让我先进屋去吧。

我们好歹也是同窗,你就这样让我站在门口,未免不太……”说完,方寒不好意思的咧嘴笑了笑。

尹之平连忙让开,“我太过激动,一时间忘了规矩。

方公子里面请,寒舍简陋,还请公子休要见怪。”

“怎么会呢,我最喜欢的便是这样清雅的环境。

哎哟,这是SZ吧。

”方寒走进屋子,见里头坐着一貌美娘子,连忙弯腰行礼。

“竟不知道SZ在此处,得罪了。”

尹夫人有些局促的笑了笑,往后退了退,“没事的,你同我夫君是同窗好友。

有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快请坐。”

说完,她指了指方寒旁边的凳子。

“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们做。”

说完,像是急不可耐似的,她疾步从侧门出去了。

方寒疑惑的看着尹夫人的背影,随即漫不经心的对尹之平道。

“SZ似乎不太待见我?”

“不不不,拙荆性子内敛。

见了外人都是如此,方公子可千万不要多想。

”尹之平连忙上前解释,随即拉着方寒坐在凳子上。

“方公子是如何找到我这里来的。”

“我去相国府问了一下,他们都知道。

我说尹之平,你不厚道啊。

如今富贵了,连我都不告诉。

”方寒捶了一下尹之平的胸口,颇为不爽的打开自己带来的竹叶青。

“枉我还一心想着你,给你带好酒喝。”

尹之平脸色沉了沉,一时间红白交加。

他咳嗽两声,笑着道。

“我那一日还没说出口,展捕头便来了。

我想着同他不熟,遂没有张扬。”

“他不是外人,是我的自己人。

”方寒微笑着摇头,笑嘻嘻的站起身。

将这屋子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番,很快那桌子上的绣帕便吸引了方寒的注意。

“这是SZ绣的?”方寒拿起那帕子,微笑着问道。

尹之平手心冒汗,有些紧张的点头。

“是她的,她之前是个丫鬟,专门给小姐绣帕子。”

“给哪位小姐?王家,张家,还是刘家啊!”方寒拿帕子的手渐渐锁紧,而尹之平的脸色也愈发苍白。

后方传来一阵碗碟破碎之声,方寒转身去看。

只见尹夫人的脚底碎了一地的瓷片和饭菜,狼狈不已。

“SZ怎么这样不小心,没伤到吧。

”方寒连忙走上前,往她的手上看去。

“SZ,你还好吗?”

“嗯,我没事。

”尹夫人连忙摆手,随即小声道。

“饭菜都撒了,我,我再去后厨做一份。”

说罢,她提起裙子往外走。

方寒将手拍向桌子,随即冷声道。

“SZ请留步,SZ以前在哪一家做丫鬟?”

“这貌似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尹夫人嘴唇发抖,说话声音明显底气不足。

方寒微笑着点头,“若是SZ不是刘家的丫鬟,那此事同我便无关系。

可若SZ你是的话,那此事便同我,有莫大的关系。”

随即,他重重的问道。

“请问,SZ你是哪一家的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