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朱石全篇阅读末世大吃货猫爷

来源:xyx|小说:末世大吃货|时间:2021-01-13 10:32:41|作者:猫爷

朱石是著名作者猫爷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朱石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下面看精彩试读!朱石抬起桌板大盾,用力地往前一顶。蛮横无双的凶力之下,所有伸进来的手臂统统被推了出去——估计这辈子都伸不进来了。“现在怎么办?!”他回头怒吼一声,“玻璃窗户撑不了多久!&rdq

末世大吃货朱石

第6章 逢生

朱石抬起桌板大盾,用力地往前一顶。

蛮横无双的凶力之下,所有伸进来的手臂统统被推了出去——估计这辈子都伸不进来了。

“现在怎么办?!”他回头怒吼一声,“玻璃窗户撑不了多久!”

胡雪雯脸色虽然还带着苍白之色,人却出奇地镇定下来。

她迅速环顾四周,狭小的房间一览无余。

“门和窗户都是死路……”她从床上跳了下来,招呼牛哥一起将双人床翻了个翻儿,竖着挡在窗前,思考一刻未停,“去隔壁?不行,还是死路!牛哥,正下方是什么地方?”

“楼下就是超市……我把整个一楼都给打通了,没路走。

”牛哥喘着粗气,吃力地顶着双人床。

外面的窗户已经被砸破,冲击床板的被感染者越来越多,他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

“四周和下面全都是死路的话……”胡雪雯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老朱,在房顶上开个洞!”

“好嘞!”朱石精神一振,随手将桌板盾往立柜上一插,一身肉膘立刻化作棱角分明的肌肉,抡起铁链子朝头顶就是一下狠的。

他瞬间爆发的力量何其恐怖,硬是把菜刀打出了穿甲钻头的效果。

竟直接透过房板卡在了屋顶。

“喝啊!”朱石紧咬着牙,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吐气开声,狠狠向下一拉,“给老子下来!”

“砰”地一声巨响之后,一片房顶愣是被蛮力给扯了下来。

透过头顶人工开的天窗还能看到缓缓落下的夕阳,昏黄的阳光顿时便为众人披上了一层金黄的外衣。

他也不耽搁,铁链直接向上一甩,在晾衣杆上绕了好几圈。

像这种老式小二层的楼顶通常都是晒衣服和养花草的好地方,尤其夏天的时候全家人聚在一起吃个烧烤,那不是更美滋滋。

此时此刻,楼顶竖立的铁制晾衣杆无疑成了众人的救命稻草。

“你们先走,我在这顶一下!”朱石套上盾牌,随手便将何雨涵给扔了上去,摔得她一阵龇牙咧嘴的,小屁股好悬没裂成八瓣。

其他人也不敢耽搁,连忙顺着铁链爬了上去。

很快,卧室里就只剩朱石和被寄生虫感染的男人。

“这人咋整?”朱石瞥了一眼男人,对方皮肤下蠕动的寄生虫让他一阵恶心,“要不……直接扔这?”

“……别丢下我!”男人似是看出了朱石心中的犹豫,一把抓住了他的裤脚,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道,“我还没死,我还不想被那些怪物吃了!”

朱石扫了一眼窗户,斜靠在那里的双人床不停地颤动着,眼看就要被后面越聚越多的被感染者给掀翻了。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是带走男人还是任其自生自灭,他都必须尽早做个决断。

“……艹!”朱石脑中不由浮现出之前在厨房里一个人挣扎时的情景,终究还是选择解下铁链子粗暴地在男人身上缠了五六圈,恶狠狠地道,“你特么敢挣扎一下,老子立刻宰了你!”

男人一动不动地任由他施为,眼中只有感激。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身上发生的异常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虽然男人没有一丝饥饿感,对人肉也没啥想法,除了身上又麻又痒之外再无其他异常,但这话说出去会有人信?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是狡辩。

能在自己变得如此恐怖之后仍旧给条生路,姓朱的厨师毫无疑问是个好人。

“吸……呼。

”朱石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头顶的天窗。

洞沿上趴了一圈人,一个个全都紧张地看着他。

二楼的晒衣杆在其他几人爬上去后就弯得厉害了,根本撑不住朱石和男人的重量。

这点不止他们都看出来了,朱石自然也看得分明。

“两米多高吗……拼了!”朱石攥紧了绑着男人的铁链子,双腿猛一发力。

庞然无匹的巨力硬生生跺碎了楼板,也让冲进屋内的被感染者们下饺子似地跌进了一楼。

在那之前,朱石已经高高地跃出了屋顶的大洞。

这一跳……远比他想象得还要更高。

“卧槽……”朱石愣愣地看着旁边的酒店琉璃瓦大顶,又看了看脚下,“卧槽?!

金富贵大酒店共有五层,平均每层都有个六米高,整体装潢全都围绕着“金碧辉煌”这四个字打转,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气息。

现在他既然和酒店那金光闪闪的琉璃瓦齐平,那就证明刚刚那下……蹦了二十六七米高?

“……要掉下去了!”朱石感觉身子微微一滞,接着便开始向下坠落。

普通人从这种高度摔下去肯定不死也残,可他好歹也是强化过身体的新人类,想必应该不至于当场就死。

可被铁链子拴着的男人就不一定了。

朱石伸手一捞,飞快地解开了男人身上的铁链,毫不犹豫地将他扔进了旁边的酒店里,当场便砸穿玻璃跌进了大堂。

就这么几下的功夫,他离地面便已不足五米,连被感染者那副丧尸脸都看得一清二楚。

“兄弟,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了。

”朱石不再去想那人还能不能活下来,而是自顾自地深吸口气,铁链再次舞成一团旋风。

下一刻,地狱屠夫从天而降,当场便将脚下的感染者踩成了肉泥,旋舞的铁链更是在感染者群里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铁链所过之处,断肢与人头齐飞,鲜血共长天一色,根本找不出一具完整的尸体。

“都给老子过来!”朱石收起铁链架起大盾,仰天一声怒吼。

他本就没回复多少体力,刚才那阵爆发更是将剩下的体力耗了个七七八八。

然而他不得不做出更大的动作来吸引敌人注意力,要知道被感染者们已经迭起人墙扒到了楼顶的墙边。

这次楼顶上的人可没地方再躲了,不出五分钟他们都得被分而食之。

“嗬……”被感染者们被朱石身上全面激发的血气所吸引,一个个全都抛下了近在眼前的几团鲜肉,向着屠夫冲去。

对它们而言,那个人形物体投射在自己视网膜上的影像就像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散发着难以抵挡的极致诱惑。

“姐夫!”何雨涵趴在屋顶的护栏上,惊恐地叫道。

他们这群人看得分明,周围所有被感染者都在向朱石汇集而去,犹如一波波浪潮。

那数量少说也有数百个,或许……更多。

“娘个腿的……”朱石愁眉苦脸地挠了挠脑袋,甚至不知道该向哪里突围,“又特么当英雄了。”

如果有人问他后不后悔,他一定会回答“老子特么肠子都悔青了”。

他后悔自己没事先了解清楚自己身体的潜力就贸然行动,以至于落得个现在这样的下场,却也仅此而已。

“雨涵!”朱石下意识攥紧了桌板盾牌的握手,仰头吼道,“还特么等啥呢?赶紧跑啊!”

他扭身挥盾,将迎面扑来的感染者扇出五六米远。

冲击波紧随其后,割麦子似地把一片敌人扫倒在地。

盾牌仿佛成了他的手掌,而这一切动作都源自本能,源自……基因深处的记忆。

“姐夫,你……”何雨涵捂着嘴,泪眼朦胧,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你先走……”朱石大盾一阵猛拍,几乎没有说话的力气,“我,我过会儿再和你汇合!”

胡雪雯深深地看了屠夫般的男人一样,拉住了还想再说什么的何雨涵,平静地道:“走吧,别辜负你姐夫的一片好意。”

何雨涵伸出手,仿佛这样就能抓住那个男人。

然而她手心留下的唯有空气,最后踉踉跄跄地被胡雪雯拖着离开了,彻底从朱石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特么的,老子也就能帮你到这儿了。

”朱石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厉色,“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拉你们陪葬!”

铁链再次旋转起来,随着左突右冲的朱石不断收割着感染者的生命。

然而入目所见皆是怪物,没有一处可以稍微躲藏一下的安全地。

体力迅速消耗着,他已不知杀了多少,可下一刻总会有更多感染者补上空隙。

到处都是怪物的身影,如浪似潮,嚎叫着扑向自己。

朱石很清楚,自己这次怕是逃不掉了。

“一群被寄生虫控制的怪物,”朱石双目赤红,胸膛不断起伏,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就凭你们也敢小看老子?!”

菜刀上下翻舞,留下道道雪亮的痕迹。

一只只感染者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就像是倾盆大雨似地将他浇了个透心凉。

他就像古时冲锋陷阵的无双猛将,悍勇冠绝天下。

也许是十分钟后,也许已经过了半小时,朱石终究还是败给了没有恐惧感的感染者。

“差不多了吧……雨涵应该已经跑远了吧?”朱石大盾一扫,却再也不复之前的猛力,显得软弱不堪,“该考虑一下自己了。”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朝酒店二楼掷出了铁链。

可惜正如他一开始预料的那样,酒店那边根本没有可以用来固定的地方,链子毫不意外地滑落下来。

“嘿,也不知道明年的今天还没有有人能给我上柱香……”

“兄弟!”就在朱石即将命丧敌口之时,二楼破损的窗口里突然垂下一条绳索,后面还趴着个满脸是血的脑袋,“快,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