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桃运狂枭李赫小说免费阅读

来源:xyx|小说:桃运狂枭|时间:2021-01-13 09:03:52|作者:天黑不寂寞

桃运狂枭主人公叫李赫,是天黑不寂寞最新创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罢了,就与你玩玩好了,让我也见识见识这武者有何不凡之处。”李赫望着周紫萱,淡淡的说道。周紫萱也不废话,一拱手,美眸中爆出一抹精光。整个人仿若暴起捕食的老虎,瞬间到了李赫身侧,力从地起,柳腰带动手臂,如同藤条一

桃运狂枭李赫

第6章 胸大不宜习武

“罢了,就与你玩玩好了,让我也见识见识这武者有何不凡之处。

”李赫望着周紫萱,淡淡的说道。

周紫萱也不废话,一拱手,美眸中爆出一抹精光。

整个人仿若暴起捕食的老虎,瞬间到了李赫身侧,力从地起,柳腰带动手臂,如同藤条一般猛地抽向李赫。

老者在一旁满意的点头,周紫萱这招鞭手,已然有了明劲巅峰的七八分神韵。

“太慢…”李赫淡淡的吐出两字,身体向后一仰,躲了过去。

闻言,周紫萱俏脸一变,回身一腿踹向李赫的面门。

李赫一个闪身,从容的躲了过去,摇头道:“还是太慢。”

“你,有本事别躲!”周紫萱脸上浮现出一抹嫣红,生气的喝到。

“好,我不躲。

看看你这一拳有多少力道。

”李赫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了原地,一脸淡然的说道。

这人莫非是傻子不成?说不躲,就不躲了?周紫萱一愣。

不过也没多想,闪身上前,冲着李赫的胸口就是一拳。

“啪…”这一拳威力不容小觑,凭空打出了脆响,这是明劲武者的标志。

“哼,小子好生狂妄。

萱儿这拳已经能将永春的寸劲完全发挥出来,单就力量而言,已经算是明劲大成了。

” 老者连连称赞,想看李赫要用什么方式接下这一拳。

“嘭…”拳头打在身上的声音传来。

老者看着不躲、不闪、不挡,用胸口硬接下这拳的李赫毫发无伤,双目瞪得滚圆,震惊的站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即便是明劲巅峰,也不可能用身体直接硬抗这拳。”

不同于老者再一旁观看,周紫萱更是切身感受。

她这一拳打到李赫胸口时,仿若是击到了铁板上,拳头上传来一股剧痛,若不是刚才她见李赫没有躲闪,收了几分力道,恐怕此时手腕就已经废了。

“有些力道,不过还是太弱了。

”李赫扑了下胸口,旋即眼神正好瞄见周紫萱领口内因为发力而起伏峰峦一隅,脸色一红,情不自禁道:“若不是太大影响了臂膀发力,或许还能再多几分力道…”

“你说什么?”回过神来的周紫萱一愣,以为听错了,刚抬起头,却看见李赫正痴痴的盯着自己的胸口。

“啊……”周紫萱一声尖叫,老者一惊,以为李赫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一个腾身直接冲向李赫,凌空就是一掌。

掌风扑面,容不得李赫继续出神。

“这就是内劲武者吗?有些意思。

”李赫眼神从开始到现在,首次认真起来,同样击出一掌。

“嘭。

”一声巨响,仿若枪炮轰鸣,惊起飞鸟无数。

老者闷哼一声,倒退十余步,直到撞在树干才停了下来。

巨大的力道,震下许多松针落在他身上,甚是狼狈。

反观李赫,仍旧在原地没有动,可他双脚却已陷入土地寸许之深,本就有些开线的鞋子,几乎烂掉。

“咳,咳,咳…内劲大成!”老者捂着胸口,忌惮的看着李赫,眼中满是凝重。

“爷爷,你没事吧。

”周紫萱赶忙跑上前去担忧的问道。

老者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周紫萱搀扶着老者到泉边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这才转过身来,怒目瞪着李赫,骂道:“你个臭流氓,竟然伤我爷爷,是活腻了!我这就叫大伯派人来收拾你。”

在她看来,即便是内劲武者也不是手枪热兵器的对手。

李赫正失落的望着已经坏掉的鞋子有些郁闷,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你爷爷这是旧疾复发,与我何干?”

彷才交手之时,他便察觉老者身体异样,急忙收回了力道,否则老者恐怕已经吐血重伤。

周紫萱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老者拉住。

“咳咳,看来先生就是那掌印的主人了吧,真人不露相啊,恕我爷孙二人眼拙,老朽周万山,敢问先生名讳?”

老者此时对李赫变了称呼,直接称之为先生,已然将李赫视作是与他同辈的人。

“李太一。”

李赫并没有报上真实名讳,并不是因为他害怕,先前就猜测两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家,若是他孑然一身,得罪谁也无所谓。

但有父母与小妹就不得不让他有所顾虑。

闻言,周万山想了一会,却不曾想起什么时候临海地界出了这等年轻的高手?

旋即想起刚才他还妄想收李赫为徒,不由老脸一红,惭愧的抱拳道:“彷才多有得罪,望李先生海涵。”

“无妨。

今日我也多有叨扰,那就先告辞了。”

在刚才的交手中,李赫基本已经明白什么是所谓的明劲,内劲。

只不过是运劲的技巧法门而已,只是就内劲来说,已然有了些真元的雏形,不过比起真元还要弱的太多,也不过如此。

已然失去了兴致,不想再有停留,毕竟他还要寻些草药去换些钱财。

李赫拎着破了的鞋子,干脆赤着脚踩在地上。

心中无奈,这下可真成了赤脚了…忽然想到什么,停下身子回身说道:“老先生,我劝你还是少与人交手,或许还能多活两年。”

“额,多谢先生提醒。

”周万山苦笑道。

他的身体自己自然最清楚不过,年轻时积劳成疾,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周而复始导致留下了隐患,如今要不是一身还算浑厚的内劲压着,恐怕早已撒手人寰,但只要是他动用内劲这些旧伤就会隐隐作痛,甚是痛苦。

对于李赫能看出他的病因,却并未好奇,毕竟同为内劲大成,交手一招便可知晓。

“哎…你等等,你不是郎中吗?我爷爷的病,你能医治吗?”这时周紫萱微微垂眸,期盼的问道,比之彷才,语气温和了许多。

周万山注意到周紫萱眼神中一闪而逝的情愫,无奈摇头。

周紫萱自幼就跟他习武,被他娇宠坏了,脾气性格也是有些冷傲。

对于那些身子板受不住她一拳的富家子弟,从来都是看不上眼。

如今却有个年纪相仿的青年将她击败,也难怪会有所意动。

闻言,李赫停下脚步,想了一会,犹豫的说道:“能治是能治,只是……”

“你放心,钱不是问题。

只要你能医好我爷爷的病,要多少钱都可以给你。

”周紫萱见李赫踌躇不定,以为是在向她索要钱财,抢先说道。

李赫本想说‘只是现在没有药材’却被误解。

见有钱拿却也不再辩解,他此刻正好缺钱。

 

“好,那我明日再来。

”说着,李赫便要离去。

“明天?明天我们就不在这了,你不能今日医治吗?”周紫萱连忙说道。

李赫正要解释,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转过头望了过去。

周万山爷孙俩见状,也顺着李赫的目光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