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 首页 > 大人,寨主嫁到!

大人,寨主嫁到!免费阅读-大人,寨主嫁到!章节在线阅读

来源:xyx|小说:大人,寨主嫁到!|时间:2021-01-13 07:08:32|作者:桥边红药

《大人,寨主嫁到!》小说的主角是青儿展封,带您赏读青儿展封大人,寨主嫁到!小说阅读,青儿展封说精彩章节节选:帝京之中的乱葬岗位于离护城河不远的东郊,这里原本是一片林地。后来某个皇室子弟在此处纵火玩乐,不小心将其尽数烧毁。里面住的三四家散户也都被烧死,从此这里便成为了不祥之地。常年歇着乌鸦秃鹫等鸟类,诡异无比。展封骑马赶到乱葬岗,已是夕阳西

大人,寨主嫁到!青儿展封

第6章 王富商的锅

帝京之中的乱葬岗位于离护城河不远的东郊,这里原本是一片林地。

后来某个皇室子弟在此处纵火玩乐,不小心将其尽数烧毁。

里面住的三四家散户也都被烧死,从此这里便成为了不祥之地。

常年歇着乌鸦秃鹫等鸟类,诡异无比。

展封骑马赶到乱葬岗,已是夕阳西下。

落日的余晖在那些由人骨头堆成的小山包顶上染上一点点红晕,就如同女子描唇的胭脂。

将马系在一旁的树上,展封走向了那些尸体白骨。

听那婆子所言,这尸体应当是近期才丢过来的。

展封目所能及之处,却都是些腐烂的东西。

他继续往里面走,仿佛闻不见恶臭一般。

终于,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中。

他瞥见了三具完好的尸体,她们都穿着粉色衣裳。

这衣裳展封在婚礼当天见过,是刘府下人的规制服饰。

看来那三个被打死拖出去的丫鬟应当就是她们了。

展封蹲下身子,首先便是查看她们的指甲。

在当初看新娘尸体之时,由于那群乌鸦,他并没有看清楚她的手。

再加上死者是刘家千金,也算大家闺秀。

他贸然查看,难免不妥。

可是现在,这群丫鬟的手上也都是跟仵作说的一样。

手指甲泛黑,翻开衣领查看,果真也有大大小小的紫色斑点。

展封微微皱眉,刘家的这群丫鬟为何会和死者中一样的毒。

而且在府中,还传言说是犯了错事被打骂出来的。

还有一共四个丫鬟,剩下的那个尸体莫非真的变成了冤魂。

夜幕将临,展封骑马回城。

打算先回大理寺将刚发现的事情记录下来,却没想到还没进门便听到了萧声。

那声音缠绵婉转,纵使展封他不懂乐理,也听得一身鸡皮疙瘩。

“章书吏!”展封喊道,声如洪钟。

正在听曲子的章书吏惊得浑身一哆嗦,连忙屁滚尿流的从椅子上滚下来,将门打开。

“大人,怎么回来的这样晚。

”他小心谨慎的接过展封手里的马鞭,笑着问道。

“办公地点,你公然纵容旁人入内。

若是被上头知道,你这个书吏还想不想当了。

”展封便知道方寒在里面,他抬头看向这厮。

方才的麻布衣裳换了,如今穿的是一件锦袍,颇为富贵。

方寒坐在展封平日办公的桌上,一条腿支在地上,另一条则弯曲着踏在桌面。

好一个风流倜傥的纨绔子弟,手中还握着一柄玉箫。

“展大人,你可算回来了。

”方寒笑吟吟的将手中物件放下,“如何?”

“什么如何?”展封微微侧头,示意不解。

“我的萧声啊。

”方寒将玉萧敲了一下桌面,随即站起身来。

走到展封身边,“这可是我最擅长的乐器,你若说不好,那当真是耳聋眼瞎了。”

“怎么会不好呢。

”章书吏麻溜的跑上前拍马屁,“方公子的萧声悦耳动听,绕梁三日而不绝啊。

”那书吏不过二十出头,面相白净。

展封却没想到,他能说出这等谄媚言语。

失望失望,他坐回位置。

摊开桌上的书册,将毛笔蘸了蘸,将今日所见之物记录下来,一条条的列出,便于日后破案。

方寒站在身后,看着他写。

“你说那几个丫鬟也是身中剧毒而死?”

“我只说她们身中剧毒,未曾说过她们因此而死。

”展封摇头,将笔放下。

“我还需要去找仵作问个清楚。”

话音刚落,便听得外面传来,“大人,仵作来了。”

说话间,仵作已经颤颤巍巍的走进了屋子。

他手中拿着一本册子,“大人,经过我昨夜的查阅,总算知道了那毒是何物。”

“何物?”展封笑着问,适时的将方才记录的东西用白纸盖上。

“琼花毒。

”仵作正好将手中册子压到白纸之上,翻开一页指与展封。

“大人请看,指甲偏黑,身上青紫。

最重要的是,中此毒者身有琼花异香。

当初我验尸之时,便闻见了那香味。”

琼花毒……

展封对这毒略有耳闻,此毒产于苏州。

用琼花花瓣做引,加入上百种毒物进行炼制。

此毒无色无味,但只要服下,在三个时辰之后便会毒发身亡。

“你确定?”展封挑眉问道,见仵作颇为笃定的点头,便接着道。

“看来这件事,咱们苏州来的王富商脱不了干系。”

方寒也跟着颔首,“王富商本来在码头等新娘子,出事之后便住进了帝京的驿馆。

今日我还同他吃了顿酒席。”

“我正巧也饿了。

”展封拍了下桌子,站起身来。

将腰间长剑正理妥当,随即对书吏道。

“你在此处守着,我同方公子出去吃顿饭。”

章书吏略有些不舍的颔首,随即道。

“记得给我带一份。”

方寒回头,“放心,不会忘记你。”

说罢,二人并肩出门。

行至门口,展封拍了拍自己马儿的脑袋,“方公子同章书吏关系不错?”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问,就是鬼使神差的,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方寒噗嗤笑了一声,随即道。

“展大人吃醋了?”

“是啊。

章书吏好歹是我的人,如今却同你一个外人这般要好。

你说,我能不吃醋吗?”展封侧头坏笑,随即一个飞身上了马背。

方寒面上保持着微笑,心里却气的不行。

看着展封策马远走。

他立马吹了个口哨。

一匹雪白的马儿从街角奔驰而来,方寒飞身上马,也同样朝驿站跑去。

且说这帝京的驿站乃全天下最大的驿站,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众多,非富即贵。

这位王富商,也就是刘家的未来女婿,如今没了XF的那位,此时正巧在驿馆的二楼看戏。

汪家是苏州最大的富商,传言他家库房的银子能有半个国库那么多。

所以皇帝才盯上了他,想要他同刘家联姻,顺便捞点王家的银钱。

所以王富商死了XF不仅不难过,反而还十分美滋滋。

口袋里的钱保住了,还不用娶XF回家管束自己,真乃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随手便打赏了那唱戏的五百两银子。

展封到时,碰巧看见这挥金如土的一幕。

他隐在角落里,观察着王富商。

身量中等,略有些肥胖,脸盘子很大,甚至有些油腻。

一个标准有钱人的长相,行动并不利索,很显然没有练过武功。

长期的喝酒吃肉,让他身体虚浮无力,从走路便可以看出端倪。

怎么看,此人都不像是一个会杀人的主儿。

王富商翘着二郎腿听曲儿,并未发现有人观察自己。

只是喝了些酒,略有些内急。

便将银袋子解了递给身边小厮,“喂,在这等着爷。

爷先去方便一下。”

说罢,他便挺着大肚子下了二楼,往茅房走去。

展封尾随在后,等王富商方便完走出来时,他上前一把捂住了他的口鼻。

费了好大力气,将他拖到一边的角落。

“不准声张,否则立马结果你的性命。

”展封压着声音威胁道,“我问你,为何刘家娘子会在去码头的当夜被人暗杀。”

“我怎么会知道,那天晚上我一直都在船上等人。

后来还是大理寺派人告诉我,我才得知刘家娘子死了。

我们家迎亲的队伍也跟着死了,我还留在京城等着大理寺给个交代呢。

”说完。

那王富商双腿抖若筛糠,极其难看。

展封将刀子晃了晃,那冷光吓得王富商一哆嗦,很快一阵凉意从双腿间传来。

这个终日寻欢作乐的富家子弟,居然这么快便被吓尿了。

展封冷笑一声,收回刀子。

脚尖点地,从后面的墙飞走。

王富商连头都不敢回,连忙屁滚尿流的往自己的房间里跑。

他进屋之后,立马将门锁好。

随即喊来自己的亲信,“日后你要多派几个人日夜跟在我身边,这里不安全。”

“是。”

离开之后的展封来到驿馆二楼,寻了一处空位置坐下。

点了一壶热茶还没上,方寒便赶了过来。

“如何?”方寒发丝略有些凌乱,他一直在用手拨弄,力图把自己的形象趋向完美。

“草包一个。

”展封摇头,笑着道。

“他绝不会是杀害刘家娘子的人。”

“他没有必要潜进刘府,把其他几个丫鬟也一起杀掉。

”方寒顺着展封的话头说道,正好小二拎着茶壶过来。

“公子,你们要的茶。”

一壶茶并着两个杯子,放在了桌上。

“你还帮我叫了茶。

”方寒挑眉问道,见展封不言语,继续道。

“展大人面上不显,然我却明白,你对我颇为上心。”

“不是,你想多了。

”展封摇头,神情冷漠。

“你不必再狡辩,都知道帮我点茶了,贴心的很。

”方寒笑着按住展封手,十分温柔的说道。

“你真的想多了,这个驿馆的规矩便是,每张桌子必须花费二钱以上才能坐,一杯茶只要一钱。

所以我便点了一壶,两人份的。

”说完,展封伸出另外一只手比了个二。

方寒觉着自己心脏似乎有点不对劲了,像是有针在上面使劲的扎扎扎。

而这个扎针的人正是坐在对面,一脸坦然的展封展大人。

“大人真是……会过日子呢。

”方寒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看着展封把两杯茶都放在自己面前,忍住了一拳头锤爆他的冲动。

“好了,这都不重要。

我们继续说案子。

”展封微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接受了赞赏。

随即他脸色一沉,立马转变语气低声道。

“你应该也想到了。

凶手既然不是王富商,那为何要将线索引到苏州琼花毒上来。”

“你知道,刘王两家为何连亲吗?”方寒微微垂下眼帘,在桌上用手比划了一个皇字。

“这两家,一个不想被上面操控,一个不想被管家抢钱,所以都不是很喜欢这门亲事。

因此将线索引到王富商身上也有道理,毕竟他极有可能为了不想娶XF而杀人灭口。”

“若是我们没有偶然听到那两个婆子的对话,兴许就中了这个奸计。

”展封皱眉,仰头喝了口热茶。

“如今细想来,凶手应当藏在刘府。

”方寒眨巴了两下眼睛,随即抢过展封手上的茶杯,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

“所以我当初拦着你不让你审问是多么伟大的决定啊。”

展封抽了抽嘴角,呵呵。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晚上再夜探刘府比较妥当。

”方寒所说的正是展封所想,他没有提出异议,反而举起茶杯跟方寒碰了个杯。

“你很聪明。”

“你终于夸我了。

”方寒乐滋滋的把茶喝下。

“只是日后不要再吹奏了,吹得真的很难听。

”展封犹豫了一下,还是很正经的提出了这个建议。

其实他很欣赏方寒,当然只是局限于方寒不耍无赖已经不吹东西的时候。

“……”

方寒觉得这个天有些聊不下去,他无法对一个没有艺术造诣的人解释自己的天赋和能力。

“你要是觉得我说的话有些过分。

”展封见方寒一脸吃了屎的表情,便补了一句。

“那可以不听。”

……

这小子真的是神捕吗?怎么好像脑子有点直……

“吃点饭吧不然。

”方寒沉默了一阵子,笑着开口。

“听说驿馆的烤鸭不错,我们来一份如何。”

说完,他也不等展封反应,便接连着点了几个菜。

“你呢,还要什么?”

点完之后,才象征性的递给展封看。

“我才看完乱葬岗漫山遍野的尸体和白骨,还有腐肉。

现在吃不下东西,你吃吧。

”展封摇头,正经的喝了一口茶。

方寒拿菜单的手略微颤抖了一下,面上和颜悦色的笑容实在是挂不住。

“展大人,其实你有时候说话不必如此直白。”

“我知道。

”展封颔首,“我是故意的。”

说完,他大笑着,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你吹笛子恶心我,我就这样恶心你。

咱们也算是两不相欠。”

“是吹箫……”方寒紧紧的捂住胸口,心被扎的好疼。

“旁人都说我吹得好听,只有你。”

“旁人都是骗你,只有我是真心为你好的啊,方公子。

”展封看见方寒吃瘪,心里无比开心。

十分体贴的为方寒倒满了一杯热茶。

“慢点喝慢点吃,待会我们还要去办案子。”

桌上摆满了好吃的菜肴,中央还有一只焦脆嫩滑的烤鸭发着柔黄色的光泽。

但是方寒手里的筷子却放不下去。

你等着展大人,他咬牙瞪了一眼展封,放下了碗筷。

“饱了,去破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