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 首页 > 战少娇妻心尖宠

战少娇妻心尖宠小说最新章节-战少娇妻心尖宠全文阅读

来源:zzy|小说:战少娇妻心尖宠|时间:2021-01-13 05:21:42|作者:风卷南烟

《战少娇妻心尖宠》作者风卷南烟小说在线阅读未删减讲述的是顾清意战时晏二人之间的故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从来没觉得家里的楼梯如此碍事过,战时晏几步走到了房间门口,房门半掩着,一股淡淡的沐浴乳香从门口的缝隙里溢了出来。他的掌轻轻一推,香味便更浓郁了。他步了进去,房间里昏暗一片,他去开灯的手被两只小小的手抱住。“别开灯。&r

战少娇妻心尖宠顾清意战时晏

 

第6章 他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呢

从来没觉得家里的楼梯如此碍事过,战时晏几步走到了房间门口,房门半掩着,一股淡淡的沐浴乳香从门口的缝隙里溢了出来。

他的掌轻轻一推,香味便更浓郁了。

他步了进去,房间里昏暗一片,他去开灯的手被两只小小的手抱住。

“别开灯。”

顾清意娇软的声音里有些发颤。

她也紧张。

房门关上后,房间里更加漆黑一片了,战时晏短暂的适应了黑暗后,便看到了让他身体发紧的一幕。

抱着自己大掌的女孩身上只着了薄薄的一层白纱,一头长发倾泄在肩头,比他之前想象的模样更诱人。

美好的宛如山间的精灵,又像极了清纯不谙世事的小狐狸精。

战时晏喉间有些发紧。

他蓦地抽回手,转过了眸子,低哑克制的开口道:

“顾清意,你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顾清意手心一空,有些失落,他对自己的信任真的少的可怜,她要怎么一点一点建立起来啊。

“老公,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好,不乖,不听话,识人不清,我现在想明白了,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战时晏听着她从来没有过的软言温柔,心尖摇曳的厉害。

信她,还是不信?

“咚咚咚。”

门外,传来福伯的声音:

“少奶奶,您在吗?您让我卖的东西卖了四十万。”

顾清意没想到福伯会这个时候回来,好不容易营造的一点浪漫气氛因为这一打岔消失殆尽了。

而且,房间里不知道是不是冷气调的太低了,顾清意穿的跟没穿一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睿智如战时晏,立时就明白了,是今天白真真心里里所说的自己以前送给顾清意的那些礼物。

真的卖了。

“少奶奶?”

顾清意只好回了句:“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帮我把钱收着,明天我再找你拿,你先下去吧,我要睡觉了。”

她话说完,眼前一团黑影晃过,男人已经大步离开。

怎么又走了啊。

她现在穿成这样,想追出去问个清楚明白都来不及。

为什么呀,她都这样做了,他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呢?

自己就这么不值得他信任吗?

有些颓废,躺在床上,顾清意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

突然想起明天就是爸爸生日,肯定会跟顾清雅见面,顾清意便安定了心思,不再去想这些糟心事。

顾清雅,我很期待与你见面。

……

上辈子因为讨厌战时晏,连婚宴回门宴都没有摆,以至于现在顾家的很多亲戚都还不知道顾清意已经结婚了,所以今天爸爸五十岁生日,顾清意希望战时晏能跟自己一起回家。

顾清意拨了个电话给他,等他接了,顾清意直奔主题的问道

“喂,老公,你中午有没有时间?”

那边停顿了几秒,才响起男人温醇的嗓音:

“中午有会议。”

顾清意不放弃的追问道,中午他没时间:“那晚上呢?”

“晚上约了D国客户吃饭。”

“今天我爸爸生日你的客户能不能改日再约?。”

老丈人生日他做女婿的不去说得过去吗?

顾清意的声音里免不了带上了一些些埋怨。

顾清意真的很想跟他一起回家,上辈子因为介意爸爸逼她跟战时晏结婚,又在顾清雅的挑拨离间下她跟父亲也闹的很僵,结婚后回去的次数很少,且每次都会跟父亲大吵一架,现在她不但想跟战时晏好好过日子,也想跟爸爸缓和一下父女关系。

如果能让爸爸看到自己跟战时晏好好的,爸爸也会很开心吧。

“……抱歉。”

HX总裁办,办公桌前的男人放下手机后,陷入了一阵沉思。

特助许城敲了敲门进来后,向战时晏例行汇报着:

“总裁,中午的竞标会我们已经收到七家集团的竞标案,请您过目。

下午公司有例行季度会议,晚上有D国比亚公司总裁……”

“把晚宴取消。”

战时晏淡淡吩咐道。

许城立刻将手中的行程表晚宴那一栏画了叉。

战时晏加了一句:“今晚的所有行程也都取消。”

许城微停顿了一秒,专业严谨的回答道:“那海湾度假村项目的竞标公布会是取消还是延期?”

“让公关部和齐总经理出席。”

“好的总裁。”

等许成离开总裁办后,战时晏微放松了身子,微微后倾,单手支着下颌,眸光落在了暗掉的手机屏幕上,久久不曾移开。

顾清意,不要再惹怒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畅馨园,顾家。

顾家虽然在韩城是排的上号的豪门,但是顾海川从来不喜欢高调,五十岁生日也没有打算大摆,只一些亲戚来,宴席便设在了家里。

下了车,福伯叮嘱道:

“少奶奶,先生说了,只允许少奶奶在顾家走动。”

顾清意点点头,提着裙摆下了车:“我知道。”

福伯看着今天精心装扮后风姿卓越的顾清意,眼中有一些探究。

以前,先生也有过禁足令,每次自己叮嘱的时候,少奶奶总会有很大的抵抗情绪,每次都会要大闹一场。

可是从昨天开始,少奶奶似乎就变了很多,自己提起先生的禁足令少奶奶都很容易的接受了,福伯想起先生的叮嘱,便让司机将车开到了顾家的后花园,在这里,即便不下车,也能观察到后花园的各处动静。

管家在门口看到了顾清意,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努力睁大了浑浊的眼睛瞧着顾清意。

“陈伯,怎么,个把月没回来就不记得我了?”

顾清意知道这一年多来,自己把自己作的太狠了,每次回家,不是在爸爸面前穿的跟个乞丐一样,就化妆化的像被战时晏家暴过,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正正常常美美的出现在家里,所以管家陈伯才会怀疑自己认错了人。

“大小姐,真的是你?”管家这才确定。

“是我啊,陈伯,我爸爸在客厅吗?”

“在的在的,老爷在客厅。”陈伯一句好久没看到过顾清意这么温柔好说话,一时间都恍惚了。

顾清意点点头笑了笑,走进了家门还没进去,顾清意就听见了里面说笑谈话的声音,尤其是顾清雅的声音:

“叔叔,妈咪,你们靠近一点,我给你们拍张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