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乡村小神仙全文阅读-乡村小神仙目录

来源:zsy|小说:乡村小神仙|时间:2021-01-13 01:33:35|作者:萧然

秦迟侯萧山盛是作者萧然小说里面的人物,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哥,你胡说什么呢,我是在这荒田里摸田螺的时候,看到萧山盛从山上下来,问了点事情。”谢玉香嘟着柔润的粉红双唇跺了跺脚,有些埋怨地对他哥道。 那迷人的双唇,和那晃动的雪白小腿,让萧山盛看得目眩迷离,暗暗跟云儿的比

乡村小神仙秦迟侯萧山盛

求雨得漂亮老婆

“哥,你胡说什么呢,我是在这荒田里摸田螺的时候,看到萧山盛从山上下来,问了点事情。

”谢玉香嘟着柔润的粉红双唇跺了跺脚,有些埋怨地对他哥道。

 

那迷人的双唇,和那晃动的雪白小腿,让萧山盛看得目眩迷离,暗暗跟云儿的比较,发现还是谢玉香的小腿更匀称,不过云儿的小腿更有肉感,但都是极品美腿。

 

谢玉平顿时紧张地问:“萧山盛,你去公王庙了,得到公王爷的承认没有?”

萧山盛对一心想当庙祝,却又长得五大三粗,像屠夫的谢玉平摇头道:“没有啊。”

谢玉平半信半疑,追问道:“公王爷真的没有显灵?”

如果喝了毒水产生幻觉,也算是公王爷显灵的话,那就是有,不过萧山盛不想把这事告诉别人,坚决地摇头道:“真没有,你放心,明天求雨没人跟你抢。”

谢玉平马上得意起来:“你要跟我抢我也不怕,我听你妈说,你今天要回来,所以我把求雨定在明天。”

萧山盛不解,这求雨跟他今天回来还有关? 

看到萧山盛的傻样,谢玉平脸上的横肉直颤,一脸得意地道:“我在村里已经宣布过了,如果谁能求到雨,我就把我妹妹嫁给他,几个抽过签的后生早回来了,就等你回来后大家一起求雨。

 

谁能求到雨,就能娶取比云儿还要漂亮的谢玉香?听起来好像很不错,不过萧山盛知道,这简直跟天上掉馅饼一样难。

 

现在萧山盛总算明白,老妈为什么这个月老催着他快回家了,他还以为是太想他了,这才说服云儿一起回来看他们,顺便向她母亲提亲,却原来是想让他娶谢玉香。

 

只是这谢玉平竟然把谢玉香嫁给求到雨的人,这也太儿戏了吧?

万一真的有人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真的求到了雨,难道谢玉香真要嫁给那人?

萧山盛有些同情地看向谢玉香,只见她粉嫩的俏脸满是无奈,不过无奈之中有一种希冀,好像希望他能求到雨,神情很是迷人,让他看得有些失神。

 

谢玉平见萧山盛一直盯着妹妹看,以为他想娶他妹妹,他不屑地道:“你别想美事了,你以为你能求到雨吗?大家都没有得到公王爷承认,可是我学会了我爸求雨的那一套,一定只有我才能求到雨,所以我妹妹是不可能嫁给你们的。”

“哥,你说完了吧,说完了就忙你的事去,别拦着萧山盛了。

”谢玉谢脸红红地道,清纯之中不失美艳,更显娇美,看得萧山盛直发呆。

 

萧山盛暗暗把她跟云儿比较,不得不承认云儿还是比不上眼前的女孩,不过云儿更懂打扮,衣裙能把她身上的优点更加突现出来。

 

谢玉平顿时像炸毛了的公鸡,脸上横肉颤动更急,大怒道:“我哪有拦着萧山盛,这是去咱家的路,回他家的路在他后面呢。”

谢玉香看到哥哥发怒了,反而狡黠地笑道:“我有事要他帮忙也不行吗?”

谢玉平盯着妹妹那如花笑嫣,便知道她在使诡计,坚决地摇头道:“妹妹,你别想骗你哥,我们家有吃有喝,虽然爸身体不好,但萧山盛又不是医生,要他帮什么忙?你不是看上了他,想跟他约会吧?”

谢玉香又羞又恼,白嫩的脸上满是红晕,娇艳如花,咬着下唇委屈地道:“哥,你瞎说什么呢,我是让萧山盛到咱家拿茶叶和药材去卖钱给爸买药,你要是能卖个好价钱,你可以继续拦着他。”

谢玉平顿时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脸上的横肉都搭拉了下来,他耕田种地还行,可是让他卖东西,却是难为他了,他是真的不是这块料,所以一心只想继承他爸的庙祝之位,想弄点钱。

 

可是谢玉平还是没有让路,他摇头道:“要他帮忙卖东西也可以,不过得过了明天才行,我怕你帮他。”

谢玉香又气又恼地道:“你是怕我把爸的东西给萧山盛看吧,怕他学会了求雨,跟你抢了庙祝之位,还要把我嫁给他。”

谢玉平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

 

有谢玉平在,萧山盛其实也不想再去谢玉香家,只能遗憾地道:“那就改天吧,我先回家了。

”面对纯净绝美的女孩,他实在说不出改日的污话,生怕玷污了她。

 

谢玉香以为萧山盛是刚回来要急着见父母,也没有阻拦,秀美的眼睛一转,笑眯眯地道:“那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到时我打电话给你。”

说完还有些不安地偷看了一眼萧山盛,好像怕他看出她心中的小九九。

 

萧山盛倒没有留意谢玉香的小动作,匆匆留下手机号码就跑了,让她既不舍又失落。

 

还没到家,萧山盛就看到了像浇过水的菜园,绿油油的,哪里有一开始的蔫样,心里一怔:真的下雨了?

然后萧山盛便看到了等在路口焦急张望的父母,心中一下子就被亲情给温暖了,眼睛涩涩的,声音有些嘶哑地叫道:“爸妈,我回来了。”

听到儿子熟悉的声音,路口张望的中年男女疑惑地转过身来,终于看到了久盼的儿子,顿时眼睛亮了起来,在儿子身上不停地扫视着。

 

虽然疑惑儿子怎么从后面出现,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并不在此,而是左看右看,却没有见到他们最想见的儿媳妇。

 

萧母正要询问,萧父却拉住了她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你没看到儿子强装欢笑的样子吗,肯定是出问题了,你一见面就揭他的伤疤,他能好受吗,得慢慢来。

 

萧母默契地点了点头,一脸慈爱地道:“阿山,快进屋,一路累坏了吧,妈炖了你爱吃的土鸡猪肚煲,已经炖了半天了,老香了,先吃两碗垫垫肚子。”

虽然父母没有问他和云儿的事,但他知道这是父母怕他伤心,一路想了好几个借口的他,最终还是无法隐瞒,主动说出了事情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