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 首页 > 重生田园养包子

重生田园养包子结局阅读-墨西歌

来源:zsy|小说:重生田园养包子|时间:2021-01-12 18:47:33|作者:墨西歌

重生田园养包子这本书的文笔不错,内容幽默有趣。 沈月月洛之何是近期很火的爽文主角, 重生田园养包子这本书我看了不下五遍,作者墨西歌文笔很好,丝丝入扣,晌午过后,沈月月把洛七七从外面唤了回来午睡。睡得足足的,就背上了平日里割草的筐子和锄头,拉着洛七七在一次上了山坡。洛七七记忆很好,一上去就找到了早上发现山药的地方,“娘亲,娘亲,就是这里了。”“你个

重生田园养包子沈月月洛之何

第6章 说我坏话

晌午过后,沈月月把洛七七从外面唤了回来午睡。

睡得足足的,就背上了平日里割草的筐子和锄头,拉着洛七七在一次上了山坡。

洛七七记忆很好,一上去就找到了早上发现山药的地方,“娘亲,娘亲,就是这里了。”

“你个小机灵鬼儿,行了,你在一边玩,娘亲要开干了。

”她左右勘察了一下地形,专门找有山药藤的下方去挖掘。

因为山药藤在上,山药才埋在那下面。

沈月月挖啊挖,很快就又发现了一些山药的踪迹。

只不过,这些山药长得太深了,又长得比较稀疏,没有办法一下子就拔出来。

她干干歇歇,干了一个午后,也不过才挖出两根来。

到了后面,真的挖不动了,干脆就坐下来跟洛七七一块斗蛐蛐,等着洛之何的到来。

洛之何说话算话,一从东家回来,立刻就上了山来。

山坡上,一个坑挨着一个坑。

他看着这被沈月月挖得一片狼藉的山坡,禁不住发笑。

“笑什么?”沈月月不满的扔过去一块土块,“我这都已经挖得好辛苦,才勉强挖出来的。”

洛之何抿着嘴,“我没有嘲笑你,我是在笑你,什么时候这么能干了。”

“哼,我也觉得我越来越能干了。

”沈月月歪着头,往棵树干上一靠,“对了,你说,咱们这回挖出来的山药怎么吃呢?”

“拔丝山药啊。

”耳聪目明洛七七立刻接口。

沈月月歪头,“臭小子,你吃拔丝山药还吃上瘾了是吧?可是白砂糖的价钱贵的得很,怕是买不起了。

而且拔丝的话,又很费糖。”

“嗯——”洛之何想了想,“这样吧,我们先挖出来,一会下山的时候,我送到酒馆王大叔那,用一根山药跟他换一点白砂糖。”

“这倒是可以。

”沈月月又道:“那是不是还可以换点酱油醋呢,咱们家做菜都没有调味料。”

“那我就不知道了,看王大叔家喜不喜欢吃山药吧。”

“也行,你尽量换就行。”

洛之何长得人高马大,力气更是超乎沈月月的想象。

那锄头铁锨在洛之何的手里跟安装了马达一样。

不足半个时辰,就又收获了好四五根山药。

洛七七把这些山药整整齐齐排在一块,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数了起来。

到最后,足足有十几根,洛七七都数不过来了。

洛之何也收了手,“月月,这山药本身就长得慢,生的少。

这次咱们一挖,这地方又得两年挖不出山药了。”

“那咱们就不挖了,以后去别处挖去。”

洛之何点点头,“我把这些坑填了,咱们这就下山去。”

坑填完,一家三口到了山下。

这会儿,都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候,村口小酒馆里亮着煤油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

洛之何拿着几根山药到了酒馆的窗户口,“王大叔在吗?”

“哟,是洛郎啊,你这是帮工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今天王大叔生意怎么样啊。”

“唉。

”王大叔叹气,“咱们这小山村,能有几个人来买,无非就是咱们村里那几个爱喝酒的过来打了几两浑酒。

对了,你媳妇今天还来了。”

王大叔压低了声音,“她买了五个铜板的白砂糖,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

”洛之何道:“月月她从山上挖了一些山药下来,听说用白砂糖拔丝好吃,就来买糖做了给七七吃。”

“哟!”听得这话,里面王大婶都出来了,一脸惊讶,“这回没有又拿回她娘家去?”

“没有。”

“没有就好,你跟沈家这丫头过日子,可得有心眼呢。

她爹娘那是出了名的会算计。”

“是,我都知道,她也在慢慢改了。”

“啧啧,能改,不好说啊。”

“王大婶,不说这个了。

你看,这是我们家挖出来的山药,你看看你家要点不?要是要的话,我想用山药换点白砂糖或者酱油醋。”

王大婶拿过那山药看了又看,“诶哟,这山药长得真是不错呐,你这能换几根?”

“三根。”

“换,来,老头子,赶紧给洛郎打二两白砂糖,再打二两酱油二两醋。”

“好嘞!”王大叔拿出了秤杆,在秤盘上放上一张草纸,就称起了白砂糖。

王大婶又道:“你没带家伙事吧,拿我们的碗先装了去。

你家七七瘦瘦赖赖的,可该吃点好的了。”

碗刚往窗台上一放,沈月月的脸笑眯眯出现在了窗外,“嘿嘿,多谢王大婶,这碗我明天一早给你送回来。”

王大婶被沈月月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诶哟我的娘,洛郎媳妇,你是啥时候来的。”

她也在外面,岂不是刚刚说得话都叫她给听了去了?

沈月月调皮的一笑,“我才来。”

王大婶松了口气,连拍自己的胸口,“你这孩子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

“嘿嘿,王大婶我也不是故意的。

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沈月月说着,领着洛七七先往前去了。

洛之何跟在她的身后,颇有些无奈,“月月,你干嘛要去吓人家王大婶呢。”

沈月月鼓着腮帮子,娇嗔一般,“谁让她说我坏话的,再说,我也什么都没有说嘛。”

洛之何看着身边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的沈月月,总觉得她哪里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的变化。

他们很快回到了自家。

这回,因为沈月月和洛之何都很辛苦,没有力气再去拔丝了,就把山药放进锅里全部蒸了,熟了之后沾着白砂糖吃,也都吃得饱饱的。

吃过晚饭,洛之何从筐子里拿出一把锯子。

“这是哪儿来的?”沈月月奇怪着,她家可没有这么崭新的东西。

“我从工友家借来的,你做的凳子也太不像样了,我给你修理的工整一点。”

说着话,洛之何已经下了手,在沈月月的眼皮子底下,她砍的那四不像的凳子就变得圆溜溜的。

洛之何在堂屋里忙,沈月月就坐在门槛上看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洛之何聊起来。

“这次做工大概还要做几天啊。”

“做做停停,大概还要做个半个月吧。

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