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 首页 > 离婚后被冷少宠上天

离婚后被冷少宠上天小说在线阅读(离婚后被冷少宠上天)全文免费看

来源:zsy|小说:离婚后被冷少宠上天|时间:2021-01-12 16:32:37|作者:易七七

安姒凝冷净初小说全文点击阅读《离婚后被冷少宠上天》全部章节。完结小说《离婚后被冷少宠上天》由易七七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故事进行中;咖啡厅里。安姒凝和冷净初面对面坐着,中间的美式咖啡散发出缭绕的雾气。安姒凝斜着腿,端庄的坐着,脸上挂着冷酷的扑克脸。但是在冷净初看来,这俨然是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样,忍不住想去捏她的脸。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咳咳。

离婚后被冷少宠上天安姒凝冷净初

第6章 同意结婚

咖啡厅里。

安姒凝和冷净初面对面坐着,中间的美式咖啡散发出缭绕的雾气。

安姒凝斜着腿,端庄的坐着,脸上挂着冷酷的扑克脸。

但是在冷净初看来,这俨然是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样,忍不住想去捏她的脸。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咳咳。

”冷净初干咳两声,喝了一口眼前的咖啡,强忍住捏她的欲望,说,“怎么,安小姐同意冷某上次的提议了?”

安姒凝一直强迫自己假装淡定,不露出心里的紧张情绪。

她做出这个决定,其实心里也很忐忑,要不是万不得已,为了夺回爷爷一生的事业,她怎么会出卖自己的身体来做这个交易呢。

虽然,从另一角度来看,好像是她赚了才对。

安姒凝扯了扯脸,望着对面明媚帅气的脸,他的眼睛仿佛要把自己吸进去了。

“是。

我接受冷总裁的提议了。

我和冷总裁一样,都只是个生意人,所以,这么好的生意,我为什么不接呢?”

“很好,我很欣赏安小姐这种豪爽。

”冷净初戏谑地笑了一下。

“看来你的脑袋,终于好使了一次。”

“喂,谁说我的脑袋不好使的!”

“我说的。”

“……”

咖啡厅里暖暖的,安姒凝和冷净初看着对方的脸,空气似乎变得暧昧起来。

安姒凝先撇过头去。

“既然是生意,那不妨我们定个合同吧。

冷总裁,你看怎么样?”

“可以,你先拟一份合约,越快越好,然后我们尽快办结婚手续。”

冷净初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把她的头发别到后面。

心里生出了一个想法。

每次面对这么暧昧的动作,安姒凝心里都有些小鹿乱撞的感觉。

毕竟她才20岁啊,而且还没有经历过房事,对于男生的肢体接触,还是有些陌生的。

而她羞红的脸,其实已经把她的想法表现出来了。

冷净初注意到她羞红的脸,心里不禁有些小得意。

拒绝了冷净初载她回家的提议,安姒凝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

进入初秋,天气已经慢慢转凉,看着街边成堆的落叶,冷风像是吹进了安姒凝的心里。

没了爷爷,没了家庭,没了安氏集团,其实自己何尝不是街边的一片落叶呢。

爸爸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所以自从爷爷也走了之后,自己就再没体验过被人关爱的感觉了。

当然,自己是指望不上唯一的亲人大伯他们了。

想到这些,安姒凝不禁叹了口气。

她拿出那张精致的名片,用手指摩挲着。

以后,自己不能再是那个懦弱的安姒凝了,她要变得坚强,夺回爷爷一生的心血,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付出代价!至于冷净初,她也想不通为什么他会选择自己,但是既然有这个机会,自己就要牢牢抓住,让那些魔鬼永远回到地狱!

收起名片,安姒凝叫了一辆出租车,到沈家别墅门口。

这应该是她最后一次来这了,安姒凝想。

这次来,她是打算来收拾自己行李的。

到了门口,她却看到自己的东西全被扔在了门口,李晓彤和沈誓墨的妈妈陈梅正在把她的东西一件一件扔出来,看样子是要准备让李晓彤入住沈家了。

呵,多么讽刺。

安姒凝冷笑一声。

陈梅看到她回来,哂笑道:“哎哟,你回来的正好,快把你的这些晦气东西拿走,从今天起,我们彤彤要住进来了。

”继而握住李晓彤的手,装模做样地叹气道,“哎,本来我都能抱上孙子了,要不是你这个扫把星,害我们彤彤流产了,让我们家少了一个孙子啊!”

李晓彤听了,一副柔弱的样子反握住陈梅的手,一副要哭的样子。

“伯母,您别伤心了,我将来一定会给沈家生更多的孩子。

只可惜我的这个宝宝,没能出生就离开了。

呜呜。”

安姒凝看着两个人假惺惺的样子,一脸不屑。

她把离婚协议书拍在客厅的桌上,“我不会赖在沈家不走,离婚协议书让沈誓墨尽快签好,我净身出户不拿你们一分钱。

呵,但是你们以后最好也好自为之。”

说罢,安姒凝转身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过了一会,趁着陈梅走开的间隙,李晓梅走到安姒凝身边,坐在沙发上,一副自己是女主人的样子看着安姒凝,脸上是小人得志的微笑。

“安姒凝,算你还识相,你以为你能斗得过我吗?你知道吗,你沦落到今天这样子,都是你活该,你以为你有资本做大小姐?趁早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丑样把。

哈哈。”

李晓彤看安姒凝并不理她,突然站起来想去推拿着行李箱打算离开的安姒凝,而安姒凝正想躲开她的手。

恰巧这时,沈誓墨回来了,李晓彤顺势自己倒在了地上,叫了一声。

沈誓墨见了,二话不说就打了安姒凝一巴掌。

安姒凝一个弱女子,怎么躲得过一个成年男子的手,啪的一声,安姒凝脸瞬间红肿起来。

“安姒凝,你敢再动彤彤一下试试?”

安姒凝看着眼前为了别的女人失去理智而动手打了自己的男人,无奈地冷笑了一下,她知道,辩解都是多余的。

她转身就推着自己仅有的一个行李箱,踏出了大门走上出租车。

出租车上,司机看见安姒凝红肿的脸以及她一脸冷漠的表情,忍不住问她:“小姐,要不要去医院处理一下,看你脸挺严重的。”

连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关心都是她安姒凝这么久以来听到的最暖的话,自己多么悲哀啊。

终于,忍了这么久的安姒凝,在出租车上,哭了起来。

先是抽泣,转而变成了大声哭泣。

像是要把这么多委屈,全部都哭出来。

出租车最终停在了一家简陋的小宾馆的门口。

安姒凝拖着重重的行李箱从出租车上下来,面无表情。

尽管车上已经问了好几次,好心的司机还是不放心的探出头来问她:“小姐,你确定你没事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女孩子嘛,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安姒凝叹了口气,挤出一个笑脸:“司机大叔,没事,不耽误你做生意了。

”慈祥的中年司机,也不再坚持,回以一个笑脸后,摇下车窗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