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 首页 > 此生不负恋上你

此生不负恋上你(风月)全文阅读

来源:WXB|小说:此生不负恋上你|时间:2021-01-12 14:44:02|作者:风月

此生不负恋上你男女主角为周梦唐骁,由风月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都市言情小说,已上架。周梦坐在唐骁曾坐过的位置看窗外来往的行人,慵懒的姿态像优雅的猫。常有客人会假装不经意地偷瞧她,觉得她气质冷的独特,也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事情,眼神才能淡得这么迷人。而只有店里的几个员工知道,周梦没经历过什么事,她只是在想找什么借口给唐骁打

此生不负恋上你周梦唐骁

第6章 暗恋的始端

周梦坐在唐骁曾坐过的位置看窗外来往的行人,慵懒的姿态像优雅的猫。

常有客人会假装不经意地偷瞧她,觉得她气质冷的独特,也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事情,眼神才能淡得这么迷人。

而只有店里的几个员工知道,周梦没经历过什么事,她只是在想找什么借口给唐骁打电话罢了。

铃安给周梦端了杯热巧克力,她抱着托盘说:“梦梦姐,我都不明白你在纠结什么。”

“唉,你不会懂的。”

“这有什么懂不懂的,只要你站在他面前多看他几眼,我保证,他会喜欢上你。”

周梦把手交叠在桌上,一脸正色道:“唐骁和那些男人不一样的!”

铃安劝说无果,刚要走,身后的女人迟疑出声:“……多看他几眼就好了?”

铃安:“……”

爱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

要想唐骁能多看自己那么几眼,首先,俩人得见面。

见面的方式有两种,一个是约会,一个是偶遇。

周梦总觉得自己是直来直往的性子,假装偶遇这种事她是不会做的。

然后她现在就站在了唐尔所在的那条街。

唐尔的对面有一家咖啡店,周梦走进去,挑了个能够直观看见唐尔大门方向的位置。点热巧克力时,她想起铃安给她的那杯巧克力她才喝了一口。

不喝自家的东西,跑来别家喝。

果然爱情使人盲目。

这会儿是中午,上班族午休的高峰期,周梦不确定唐骁会不会走出公司,她甚至不确定唐骁是否在公司。怎么想怎么不靠谱,她便不再想,守株待兔说的就是她。

这一等,就是一个半小时。

街上行人变少,周梦心想这次的偶遇计划估计是失败了。她晃了晃杯子,里头剩了浅浅一层的咖色液体一动,沾到白色杯面,有星星点点的残渣,就好像她碎成渣渣的心。

肚子涨得难受,周梦把手机收进口袋,颓然地出了咖啡店。

可能老天就乐意看戏,周梦刚抬手拦出租车,她便看到了马路对面的唐骁。

周梦眼前一亮,忙和车里的出租车司机道歉,她踏着斑马线跑到对面时,唐骁已经离她有些远了。

刚入秋,周梦在单薄的衬衫外头套了件掐腰的风衣,小半截修腿的直筒裤下露出了纤细的脚踝,她还踩着高跟鞋,一身看下来,曼妙的曲线发挥得淋漓尽致。

但这并不适合穿来追人。

周梦咬牙快走,眼看就要追上,她又退缩了。

这偶遇是不是太刻意了?

脑里灵光一闪,周梦想到了个蹩脚的法子。

她想假装崴个脚。

两人距离近,她大声痛呼的话唐骁肯定能听到,他只需要回头,就能看见她——周梦根本没想过,再没有像假装崴脚这样的偶遇更尴尬的方式了。

就这么办!

周梦刚要“啊”,惊呼声顿时卡住。

因为她还没开始装,唐骁拐弯了。

周梦一急,喊出声:“唐骁!”

唐骁足尖一顿,闻声回头。

周梦招手时,激动得脚踝往旁边一歪,高跟鞋鞋跟卡进井盖通孔——

她真把脚给崴了。

脚踝那里的神经如同被一根针狠狠扎过一样刺激了周梦的泪腺,眼泪飙出来,她强行咽下了喊声,哪还记得怎么去吸引唐骁的注意。

她从没这么失态过,不仅在大庭广众之下摔倒,还不争气地哭了鼻子,而且是在唐骁的面前。

难堪的情绪和疼痛感相撞,周梦恨不得想找条缝钻进去。

“疼不疼?”

周梦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唐骁的脸。

没有问她为什么在这儿,没有问她怎么这么不小心,而是问她疼不疼。

明明他眉目含冰,语气平静不带一丝波澜,周梦却瞬间被温暖得无所畏惧。

什么丢脸什么刺痛,都不比唐骁的一句疼不疼。

她委屈,鼻尖红红:“疼。”

唐骁见到脚踝那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得和馒头一般高,他皱眉:“你别动,我带你去医院。”

“嗯。”

怕太冒昧,唐骁改了打算横抱的手,他将周梦收进自己的臂弯,扶着她走向停在拐角处的车。

周梦没被公主抱,略感遗憾,但这种失落很快就被唐骁身上的味道所满足。

虽然很痛,但是值得。

*

周梦的脚踝裹着纱布,她一动,那鼓起的肿包就会被纱布的网格纹路磨压得又疼又痒。

“你在这等我。”

“嗯。”周梦点头道。

唐骁离开后,周梦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那里还有唐骁搀扶她时残留的温度。

人来人往的走廊,周梦乖乖地坐着,身旁是安静的高跟鞋,脚踝裹的纱布厚重,衬的小脚白白嫩嫩。她边摩挲自己的手臂边吃吃地笑出了声,像极了女妖精勾引到俏和尚的得意。

……

唐骁回到刚才看脚踝的办公室,他把遗落在桌角的病历拿起,转身就走。

庄河敲敲桌子:“诶诶,不带这么酷的啊,你就不打算和我聊几句?”

唐骁冷冷看他:“聊什么?”

“聊刚才那个女人啊,我可从来没见过你身边有过什么女人。”

唐骁提醒他:“我是男的,身边跟着一个女的并不奇怪。”

“你还知道你是个男的啊?”庄河夸张地说。

唐骁懒得再理他,手握门把,关上就要离开时,听到庄河又说:“让她这几个月别穿高跟鞋,好好养,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知道了。”

……

领完药,唐骁要送周梦回家,直到上车坐好,照样是他给扶的。

周梦心想,唐骁可真是绅士。

车子停在周梦家楼下,周梦却没有第一时间下去。

她说:“谢谢。”

“小事。”唐骁按着庄河的叮嘱给周梦重复,“医生说你这几个月不能穿高跟鞋了,要好好养。”

哪怕是声线平平地说件稀疏平常的事,也性感得不得了。

周梦沉醉,却淡定地回:“嗯,好的。”

“还有,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和我说。”

周梦一愣:“什么?”

唐骁垂眼看方向盘,说:“庄医生是我朋友,你要是去医院复诊,我带你去会方便些。”

周梦不知道自己听到唐骁后面的补充时心里涌上的是失落还是什么,她突然不甘心就这么下车。

她问唐骁:“你要不要上楼喝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