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叶凡何思凝完结版帝师王婿小说

来源:WANDU|小说:帝师王婿|时间:2021-01-12 14:35:15|作者:毛豆布丁

《帝师王婿》完整版无删减在线,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热血爽文小说,《帝师王婿》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讲述了“叶凡何思凝”爱恨纠葛的故事,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看着满脸毫无表情的叶凡,一旁的何思凝深深咬了咬嘴唇,突然开口道:“叶……叶凡!”叶凡一顿,回过头,满脸寒意尽消,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和煦道:“怎么了?”何思凝脸

帝师王婿叶凡何思凝

第6章 今夜,将天倾!

看着满脸毫无表情的叶凡,一旁的何思凝深深咬了咬嘴唇,突然开口道:“叶……叶凡!”

叶凡一顿,回过头,满脸寒意尽消,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和煦道:“怎么了?”

何思凝脸色有些微微发红,语气中,也带着一抹担忧:“沈家在青山城一手遮天,不是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能够对付的!”

“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看着何思凝一脸苦涩的样子,叶凡心中猛然一痛!

何香凝受到了这么大的侮辱,甚至女儿还差点丧命,何思凝难道就不恨沈涛吗?!

她恨!

她比谁都恨!

可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对于她来说,沈家就是一颗参天大树,根本就不是她可以撼动的!

所以,她只能忍下所有的屈辱,只为了能够卑微的活着!

他是名满天下的帝师,享尽尊崇!

可是她,只是一个未婚先孕、受尽白眼的单身母亲啊!

看着叶凡没有丝毫的反应,何思凝急了,连忙上前两步,抓住他的胳膊,连声道:“叶凡!”

“你把沈涛打成这个样子,沈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身上还有点钱,都转给你,你现在立刻租个车离开,越快越好!”

望着这个善良的姑娘,叶凡的心,一点一点的被融化!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安危吗?

思凝,对不起,错过了你最好的五年,是我叶凡一生最大的遗憾!

不过,我愿用我接下来的余生,换你和七月,一辈子的幸福和荣耀!

而这时候,被铁振南一拳打的萎靡不振的沈涛,也开始叫嚣道:“这个贱人说的没错!”

“我们沈家,不是你们这种废物能够得罪起的!”

“现在立刻放了本少,本少还能考虑对你们从轻处理!”

“呱噪!”

叶凡轻轻吐出两个字,铁振南冷哼一声,一巴掌重重的挥了过去!

啪!

两颗带血的槽牙,直接被扇了出来!

而叶凡十分轻描淡写的笑了笑,对着何思凝柔声道:“你在这里好好照顾七月!”

“我只是想和这位沈家大少,去讲讲道理罢了!”

叮铃铃!

此刻,青山城市中心,一栋奢华无比的别墅内,电话铃声,突然急促的响起!

刚在女人身上活动完的沈云龙,顿时有些不满的接起电话:“喂,谁TM大晚上的还打扰老子?!”

“爸!救救我!救救我啊!”

沈云龙顿时一愣!

“儿子!儿子你怎么了?!”

他自然能听出,这正是沈涛的声音!

而且,他还听出来,沈涛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恐惧!

突然间,电话微微一顿,一道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你是沈云龙?”

“你TM是谁?!”

沈云龙顿时满脸的杀意,煞气腾腾的威胁道:“我不管你是谁!立马放了我儿子!”

“要不然,我沈云龙一定让你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

“是吗?”

“那我给你这个机会!”

“青山第三医院!我等你半个小时!”

“如果半个小时到不了……”

叶凡望着被吊在房梁上,已然是满脸虚弱的沈涛,嘴角,扬起一抹森然的弧度:“那我可不保证,你儿子,还能活着见到你!”

挂断电话,叶凡抬头看着沈涛:“沈少爷,这份回礼,你还满意吗?”

此刻的沈涛,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高傲,他双手被高高吊在房梁上,两条大腿上各插了一条管子,自己体内的鲜血,顺着管子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盆中,仅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积攒了小半盆!

“你……你放了我吧!”

感受着体内血液的快速流逝,沈涛是真的怕了!

此刻,他满眼的哀求:“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不管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求你放了我吧!”

而叶凡,嘴角却扬起一抹恶魔般的微笑:“我女儿这般求你的时候,你有放过她吗?”

“沈少爷,别急!”

“等你父亲到了,才是好戏开幕的时候!”

半个小时后,沈家大宅,瞬间沸腾了!

沈云龙死死的捏着电话,愤怒的咆哮,响彻天际!

“不管是谁伤了我的儿子,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随即,整个青山城不少人发现,无数沈家小弟,一个个煞气腾腾,朝着第三医院的方向涌去!

是谁?

惹动了沈家的怒火?

难道是嫌命长了吗?!

无尽的黑夜,吞噬着整个大地!

但整个第三医院,却被探照灯照的一片通明!

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将整个医院,团团包围了起来!

砰!

一脚踹开房门,看到眼前的一幕,沈云龙双目欲裂!

他的儿子,被高高吊起,满盆的鲜血,此刻都已然溢出!

“把我儿子放了!”

叶凡依旧坐在轮椅上,一人面对黑压压的人群,却丝毫没有怯势。

“你就是沈家家主?”

“教子无方,你可知该当何罪?”

自己没找叶凡的麻烦,他反倒先问起自己的罪来,沈云龙直接大笑出口:“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这儿质问我沈云龙?!”

“就算我儿子把青山城捅个窟窿,那也有我沈云龙兜着!”

“看到你这么嚣张跋扈的样子,那我今天杀了你们,也就没有负罪感了!”

“杀我?”

“哈哈……”

沈云龙突然狂笑起来:“小子,你还没睡醒吧?”

“睁开你的狗眼瞧瞧,我沈家有上千人,已经将整个医院全部包围!”

“而你只有一个人,今天死的,只能是你!”

“来人,给我上!”

“谁能摘了他的脑袋,赏钱一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所有沈家小弟眼睛一亮,一个个顿时像打了鸡血一般冲了上去!

叶凡没有动,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凌空而落,寒光乍现,接近叶凡的几道身影,直接惨叫着倒飞出去!

寒刀垂直,鲜血滴落,贪狼微微抬起头,赤红的双目中,带着扭曲的寒意!

一道宛若地狱的审判,在众人耳畔,骤然响起!

“想杀吾师,问过我手中的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