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 首页 > 药侯嫡女半夏

药侯嫡女半夏在线阅读-药侯嫡女半夏半夏月北翼

来源:zsy|小说:药侯嫡女半夏|时间:2020-11-21 16:06:00|作者:鬼月幽灵

药侯嫡女半夏主人公叫半夏月北翼,是鬼月幽灵倾情著作的一部婚恋生活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药侯嫡女半夏,被姐姐跟心爱的太子哥哥谋害至死。<br />
再次醒来,重生到回都京的前几天。<br />
她带着上辈子的记忆,撕开姐姐的美人皮,揭穿继母的假菩萨面。<br />
都京传言说她乡下土包子,她比谁都潮流,说她是个村姑,她比谁都优雅。<br />
说她不识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说她傻,好吧扮猪吃老虎可懂?<br />
鄙夷她,不屑她,哎!讨厌的公子哥一

药侯嫡女半夏半夏月北翼

半夏装弱

老侯夫人这才看向半夏,问道:“你就是半夏?” 金氏赶紧将半夏拉过来道:“娘,这就是您的小孙女半夏。

” 前世,半夏第一次回来,听金氏说祖母年纪大了喜欢热闹,喜欢吃大鱼大肉,喜欢穿花红柳绿。

为了讨好这个祖母,她就按照金氏所说的去做,最后惹的祖母越来越讨厌自己,甚至到最后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

她知道,自己刚回来,跟祖母还没有那么亲近,所以用青黛那样的套路,只会让别人不自在。

老人多心慈,只有在这方便下手,先得到祖母的同情。

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祖母,孙女不孝,多年不能在您身边伺候,孙女给您磕头谢罪了。

” 本来开开心心的老侯夫人,被半夏突然的磕头声给弄的心头难受。

“快快起来,我的乖孙女,你这是何苦呦!” 扶起半夏,看着她磕红的额头,是因为愧疚没有陪伴自己,老侯夫人心里一阵感动。

“孩子,这些年可是委屈你了,可怜呦!” 半夏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流出来,越是如此越让人心疼。

“乖孙女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 这时,得到消息的药侯也过来了。

老侯夫人笑着道:“快看看,那是你的父亲。

” 半夏转头,看着走进来的中年男子。

他即使四十出头,依旧精神奕奕,活脱脱的一个中年美大叔。

“半夏给父亲请安。

” “好孩子,别磕头了。

” 药侯赶紧拉住要跪地磕头的半夏,心疼道:“这么多年在乡下,有没有怨恨爹爹?” 同样的话,同样的问题,前世自己心里埋怨所以不回答,父亲心里明白自己是恨的,所以从那以后很少在自己面前出现。

现在的她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傻,她要颠覆金氏在家里的地位,首先要得到家里两个掌权人的欢心。

金氏之前就对半夏说了,父亲不喜话多之人,少说话或者不说,父亲就会喜欢她了。

所以金氏断定,半夏什么也不会说,这样侯爷自然会觉得半夏恨他。

“半夏知道爹爹是为了半夏好,半夏永远都不会恨爹爹的。

” 半夏突然开口,这下可把金氏给气坏了,她双拳紧紧握着,指甲都快掐入指头缝里了。

侯爷感动,拍着半夏的手道:“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 老侯夫人也点点头道:“这孩子虽然长在乡下,却是个知礼的,很好。

” 这时老侯夫人身边的王嬷嬷提醒道:“老夫人,该用餐了。

” 老侯夫人点点头,高兴道:“开宴。

” 王嬷嬷是这府里的老人,看了一眼半夏,总觉得哪里不对。

她欲言又止,老侯夫人当然知道王嬷嬷的担心。

于是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女大十八变,跟小时候不太像也没什么。

” 侯爷自然也看出来了,不过半夏的画像,是乡下堂弟那边一年一呈的,半夏是慢慢变成现在的模样的,所以也不觉得奇怪。

“呦,这妹妹都回来了,家里的哥哥们去哪里了?” 饭桌上,金氏故意如此,就是为了让侯爷生气,让他对那三个不成器的儿子失望。

果然,药侯本来开心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只是因为半夏刚回来,所以忍着没有发作。

青黛立刻替半夏抱怨:“三个哥哥也是,妹妹今天回来他们又不是不知道,还有心思出去玩,都不拿半夏当妹妹嘛。

” “青黛,别胡说。

”金氏赶紧假意呵斥一句。

前生,半夏因为这件事情在饭桌上可是哭了好久,觉得三个亲哥哥一点也不疼她。

弄的谁也没有吃下饭,最后不欢而散。

父亲也因此更加责怪三个哥哥,三位哥哥回来后可是被狠狠惩罚了一番。

这一世,她就像看猴子一样,看着这母女俩作妖。

她只是淡淡一笑:“哥哥正值年少气盛,多在外面走走也是好事,一点小事,爹爹不必生气。

” 大大方方的一句话,直接给三个哥哥遮掩过去。

同时,展现出自己的大方,凸显出青黛的挑事小气。

青黛气的脸都青了,可当着祖母跟父亲的面又不能发作,只能忍着。

半夏赶紧亲手给爹爹夹了一块鸡肉道:“爹爹,女儿刚来还没有机会,改明我亲手给爹爹还有祖母做饭吃。

” 一句话,哄的药侯跟老侯夫人开心极了。

“祖母,您多吃点蔬菜,还有,这豆腐软和有味,吃起来还香,医书上说,青菜豆腐延年益寿还美容养颜。

” 这句话让药侯眼前一亮:“你还懂医?” 半夏笑了:“爹爹,我们侯府可是当初祖爷爷用药如神救了宫里万条性命,才换的这世代袭侯爵之位,身为药家女儿怎敢忘本。

” “哈哈哈……好,好。

”侯爷开心极了。

“这自从我们药家承袭侯爵之后,这医术方面都丢的差不多了,就算爹爹也只懂个皮毛,更别提这家里的后代,我女儿能说出不能忘本,还懂医术实在难得难得啊!” 老侯夫人也满意的点点头:“半夏,青黛,身为药家女,祖母要考考你们。

” “祖母请出题。

”半夏跟青黛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说出。

“你们可知自己的名字由来?青黛,你是姐姐你先说。

” 青黛瞬间懵了,她从生下来就叫青黛,哪里知道名字还有出处? 金氏也懵了,自己生青黛的时候差点没死,只听老爷说需要定惊,就叫青黛吧! 见青黛回答不出来,老侯夫人跟侯爷同时摇摇头,然后看向半夏。

半夏依旧微笑,从容自如:“神农本草记载,半夏是夏至日前后生长而成,刚好与我生辰相符,半夏是味具有燥湿化痰,降逆止呕,生用消疖肿作用的药物。

” 一句话说完,药侯跟老侯夫人连连点头。

老侯夫人失望的看了一眼青黛,然后问半夏:“你可知道你姐姐的名称由来?” “青黛,定惊,有清热解毒,凉血消斑,清肝泻(火)的作用。

” 好听悦耳的声音回答完毕,让老侯夫人跟侯爷十分的高兴。

青黛向来都是别人捧着她,第一次被人压下去,心里十分不爽。

“不就是会医么,有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