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新出的小说_新出的长篇小说_新出的短篇小说_新出小说大全

念念成婚小说林蓠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zd|小说:念念成婚|时间:2020-11-21 14:17:17|作者:林蓠

林蓠是著名作者林蓠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言情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工人们齐心协力把摩托车从水泥板下拖了出来,大家觉得这车砸成这副样子,没有修得必要,谢皖江却对初依说,如果她不介意可以暂时把车留在这里,他尽量想想办法,初依索性就

念念成婚林蓠
《念念成婚》 第3章 可惜偏偏是他 免费试读

工人们齐心协力把摩托车从水泥板下拖了出来,大家觉得这车砸成这副样子,没有修得必要,谢皖江却对初依说,如果她不介意可以暂时把车留在这里,他尽量想想办法,初依索性就应允了。

她没指望这车能修好,但把车留下她再来找谢皖江也就有了顺理成章的名目。

所谓人情往来,不过就是一来一往,次数多了,自然有了牵绊。

失去摩托车,她上班就只能坐公交地铁,通勤路上体验感很差,尤其车堵在半途,如果有摩托车,她早就风驰电掣地走街串巷了。

下班也惨,由于她是夜班,早五点下班,这个时间城市公共交通还没启动,她只能等到五点半能乘坐首班公交回家,路上打瞌睡坐过站也是常事。

等到十一月,日出越来越晚,她每天早晨交完班外面还黢黑一片,索性就和领班打了声招呼,随便找个没有客人的ktv空包厢睡一觉,等天亮再回家。

这天,她一如既往睡在无人的包厢里,梦里只差一点她就能把像山一般高的钞票抱回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一群男人推门而入,她瞬间惊醒,趁他们还未开灯,出于职业本能,翻身从沙发上滚落,就势躲进了宽大的茶几桌下。

待她刚刚藏好,包厢亮如白昼,几个浑身酒气的男人躺倒在沙发上,一个个怨声载道。

“四叔,你说程先生到底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纪楠当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今有人看见与他形似的人肯定要追查下去。你们都给我机灵点,手下有消息立刻禀报。”

“那如果真是纪楠,怎么办?”

“能留到程先生到场审讯当然最好,如果他拼死抵抗,那你们也不必手软,反正他已经死过一次了,再死一次就是了。”

“是。”

……

茶几之下,初依把他们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耳中。

她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直到几个男人睡着了,包厢寂静无声,她仍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么苦撑到外面有人敲门,一个服务生小心翼翼地唤了声“四叔”,将几人喊醒,说:“程先生到了。”

等他们陆续离开,初依确定安全才从茶桌下爬出来。

这是她在望海潮工作的第五年,员工们私下都说,别看它表面富丽堂皇,实则却是藏污纳垢的销金窟,所谓高级娱乐会所都是假象,内里多么污秽不堪也只有高层才知道。

而四叔就是望海潮的总领班,他口中的程先生则是望海潮的幕后老板,这么多年与他有关的传闻不绝于耳,可是从未见过他出现在世人面前。

听说程先生的父亲一手创办了望海潮,老先生过世后程先生坐上了接班人的位置。

程先生其实是私生子,他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定居国外,不是她不想回国,而是没有程先生的指令,她不能回国。

初依从来都清楚自己身处于怎样的漩涡,可是为了活下去,她务必要像其他员工一样咬紧牙关,不多事,少说话。

因为一旦动了什么歪脑筋,四叔安插在员工中的眼线很快就能感知,到时候难免牵连她的家人。

每年都有几个关系还算要好的姐妹无故辞职,下落不明,大家都心里有数。

只是今日听见四叔与人交谈,她还是心有余悸。

对他们来说,人命大抵如草芥般轻贱,而她身处其中,只能步步小心。

初依离开望海潮已经是早晨六点多钟,日出时分,城市逐渐苏醒。

她沿路向公交站走去,却看见路边一个男人倚靠着一辆黑色摩托。

初依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见到谢皖江。

快步走到他面前,有些难以相信:“你怎么在这?”

“上次你去工地送餐,给我打过电话,我按照电话号码搜索到了你的微信。”

她想起来了。

微信中的好友除了同学就是同事和客户,她几乎不发状态,只有个人简介写着简明扼要的一句:望海潮代驾,工作时间17:00-5:00。

她突然反应过来,惊讶问:“你从五点就等在这里了?”

谢皖江笑而不语,算作默认,又回首拍了一下摩托车的座椅,说:“来给你送车。”

初依看向崭新的摩托,显然不是以前的那辆了。

谢皖江说:“你的车损伤太严重,修车师傅也无能为力,正好我有朋友做销售,店里正在做以旧换新的活动,我把你的车拿去换了,又添了一些钱,给你弄了辆新的。”

“这多不好意思。”初依有些受宠若惊,“多少钱?我转你。”

谢皖江沉吟片刻,没拒绝,顺着她的意思掏出手机,打开了微信二维码。

初依果断扫到他的帐号,干脆利落地加了好友。

点击发送红包,抬眸看他,仿佛在等他报上一个数字。

谢皖江只是轻晒一声,说:“没多少钱,也不知道新车合不合你的意,不如你先试试,如果不合适再去换。”

听他这么说,初依没急着付钱。

她走到摩托车旁,抚摸崭新的坐骑,而后动作潇洒跨坐上去,招呼谢皖江:“你去哪?我送你。”

只是未等他开口,她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唤她的名字。

她蓦然回头,看见魏承轩坐在他那辆灰蓝色的卡宴上。

若说谢皖江等在望江潮门口是为了给她送车她还能理解,只是这个时间魏承轩出现在望江潮附近,她实在觉得新鲜。

她从摩托车一跃而下,对谢皖江说:“不好意思,是我朋友,我过去和他说几句话。”

谢皖江并不介意。

她径直走到卡宴窗边,俯身问:“你怎么也在这?”

“昨天听巧巧说你的摩托车坏了,最近都只能坐公交上下班,正好我下夜班,出来买早餐,想着顺路送你回医院。”魏承轩一只胳膊闲散地搭在车窗上,视线越过初依落在谢皖江身上,面无表情问,“你不是说上次去找他,他不记得你了吗?”

初依笑起来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生怕身后的谢皖江听见,小声说:“五年前的事,时隔已久,他不记得就算了。不过我重新和他做了一次自我介绍,还加到了他的微信。”

她雀跃举起手机,向他炫耀。

魏承轩嗤之以鼻,遥遥看向谢皖江,只见他安静立于摩托车旁,正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或许是察觉到背后的目光,骤然回头拦截了他的视线,两人皆是一愣,谢皖江随即点了点头,他错愕之余也扯出一丝笑向他致意。

他收回视线,问初依:“他来找你干嘛?”

“我的车上次在工地被砸坏了,他当时也在,说帮我修修看,结果没修好,他帮我以旧换新换了一辆新车。”

“所以他是特地来给你送车的?”

“嗯。”

魏承轩皱眉,竭力抑制心中不满:“你们准备去哪?”

“试试新车,顺便送他回家。”

“别送了。”魏承轩冷道,“把摩托车放望海潮,上车,我带你回医院。”

初依试图抗议,只是没等说话就被魏承轩抢了先。

他说:“巧巧想见你。”

这五个字就如同一道符,初依顿时无话可说。

迄今为止,在她心里,没有人比她这个相依为命的妹妹更重要。她生怕巧巧病情有变,只好和谢皖江告别,上了魏承轩的车。

她很抱歉,临走时向谢皖江承诺过几天请他吃饭。

谢皖江欣然答应,目送她乘坐的卡宴消失转角,目光深处的温和清隽逐渐笼上了一层寒冽。

秋霜铺地,初升的太阳把城市镀上一层绯红。

这个时间街道空旷少车,魏承轩把车开得飞快。

初依喜欢谢皖江,他一直看在眼里。

他曾经以为她对谢皖江的痴迷只是普通人对偶像的热爱和追捧,可是偏偏他们在现实中遇见,谢皖江亲手编织了一场美梦,让她沉湎其中,这么多年过去,谢皖江都把她忘了,她还不愿醒。

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给她安稳的幸福。

可是他愿意用尽全力免她无枝可依,守护她平安喜乐。

他深知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人顶替他的位置。

她可以喜欢别人,但那个人不能是谢皖江。

路口红灯,魏承轩踩下刹车,扭头盯住初依,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喜欢谢皖江,处心积虑想要进入他的世界,但我劝你,最好离他远点。”

初依不懂他话中深意,他又再度开口:“就算你们曾经有过美好的回忆,但我觉得从一开始他就在骗你,就算他对你动过心,也说明不了什么,或许他只是用新鲜感填补空缺罢了,不然他为什么这五年从来不和你联系,再次遇见你也对你全无印象?”

魏承轩寥寥数语就撼动了初依给自己建设的信心,她心虚握紧安全带,无力辩解。

“还有一件事你恐怕不知道,”魏承轩的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讥诮,“谢皖江已经有未婚妻了,他当年出国就是为了陪未婚妻治病。”

《念念成婚》下一章阅读:工人们齐心协力把摩托车从水泥板下拖了出来,大家觉得这车砸成这副样子,没有修得必要,谢皖江却对初依说,如果她不介意可以暂时把车留在这里,他尽量想想办法,初依索性就